673章 人性复杂,天杀星不可杀之人-水浒任-
水浒任

673章 人性复杂,天杀星不可杀之人

    满脸血污的李逵胡乱抹了把脸,在环视一圈时蓦的目光一凝,眼见押解自己的那三十几个公人虽然几乎都已被他同朴刀搠死了,可是还剩下个领头的都头。刀锋上兀自满是猩红的血迹,李逵又径直奔着那个都头官猛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忽然却有个生得微胖的汉子拦住了李逵,那汉子面相富态,打眼望去也似是个性情和善之人,他的两道细眼似乎无论何时都微微弯起,似乎无论何时都面带着笑意。只不过眼见李逵要杀那个都头,那汉子眉宇间明显露出焦急之色,立刻跳将出来劝道:“李逵哥哥,不要害他!他是我的师父,为人也是条仗义的好汉,只不过我师父身为沂水县的都头有令在身,冲撞了哥哥也是情非得已!”

    李逵怪眼一瞪,指着那汉子喝道:“谁耐你鸟烦!你给老爷让开!也是这干撮鸟招惹俺在先,不杀光那干驴鸟,如何出得心中这口鸟气?朱富,你既答应投我梁山泊入伙,也教这做公的吃我一刀,打甚么鸟紧!”

    被李逵称作朱富的那个汉子心中叫苦,当初在沂水县自家酒店接引李逵的时候,朱富就现这黑旋风是顺毛驴的脾气,凡事全凭个人好恶,处处都要按自己性子来。如今这李逵早了杀性,但凡涉及到告、捉拿、押送自己的人全都要宰了泄愤。朱富心想自己设计用**麻翻了师父本就心中有愧,又怎能让李逵将他给杀了?

    正焦急时,朱富忽然觑见一旁眼神空洞、瘫倒在地的李逵之母,恐怕也是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暴起杀人竟然如此狠戾,那老人家惊得早已似失了魂魄。朱富便立刻叫道:“李逵哥哥,好歹也是小弟设计救下恁,也须给我留个颜面!再者哥哥至沂水县来本就是要接恁老娘上梁山纳福,令堂吃了惊吓,哥哥也须去好生瞧瞧。”

    原来当日李逵见宋江接他父亲与胞弟上了梁山,还有公孙胜暂时离开梁山返至就蓟州探望他母亲,他也闹将起来必要回沂水县百丈村去接他老娘到梁山享福。于情于理宋江虽然都不好阻拦李逵,可是李逵性如烈火又形貌凶恶,在梁山众人大闹江州后官府也早下文书至戴宗、李逵等人原籍去追察缉捕,也知道若是李逵独自返乡,按他的性子必然还会闹出许多风波来。

    所以宋江先是要李逵答应他路上不可吃酒、接了老娘便回、回沂水县时不得携带他的招牌兵器板斧这三件事,随后宋江又想起寨里小头目曾说已被诛杀的头领旱地忽律朱贵也是沂州沂水县人,起初朱贵与自己的兄弟朱富曾在县城合开一家酒店,后来也是在跑买卖时消折了本钱,才投得梁山泊落草。

    宋江还听以往与朱贵亲近些的头目言及留在沂水县的朱富不仅接人待物一团和气,也是善于察言观色,颇有心机故而被江湖中人唤作笑面虎。这也使得宋江动了拉拢朱富入伙的心思,所以他又遣了个心腹头目连夜前往沂州沂水县西门去寻朱富,先是给了他一大笔恤金又请托朱富照拂前去接老娘的李逵,还说事成之后请朱富至梁山坐上一把交椅,必得重用。

    至于李逵这边,还是如原著中的轨迹那般先至沂水县得朱富接待,后来在去百丈村的途中遇到了冒充他名号剪径劫掠的李鬼,又赶巧在山凹草屋将意图恩将仇报的李鬼夫妇,在杀了李鬼却被他浑家逃脱后李逵也终于返回家乡故里,见到了他的老娘。

    可是再往后所生的事却又出了一些变故。

    当年得到萧唐及时救助而双眼未瞎的李母先是听自己的长子李达道破李逵现在是被官府缉拿的绿林凶寇,虽然依旧情愿跟自己数年不得一见的爱子前去梁山泊,可是在李逵背着自己的老娘去走僻静小路的时候,这位一向本分和蔼的老人家却忽然犯了倔劲。李母执意说当年菩萨显灵,托梦告之的萧唐曾转述说她家铁牛回来带她去享福时,只能走官道大路,绝不能走深山僻静小路,否则必有血光之灾。还说李逵若是不依,她就继续留在百丈村与李达居住,决计不肯再继续随着李逵上路。

    李逵虽然是想杀就杀、我行我素的性子,可是却也是有孝心的人。细心拉扯他长大成人的老娘以往都慈眉善目,是以忽然执拗起来这一次也使得李逵不得不答应。可是走官道大路到底还是人多眼杂,李鬼家中逃脱的妻室逃在前村自己爹娘家里,又在官道上撞见杀了自己的相公的李逵携母同行,便立刻向沂岭村坊的里正与曹太公报说官道上她撞见了梁山泊的黑旋风李逵,随后曹太公设计趁着李逵在村坊客栈内歇脚时,便将馋酒的他灌得醉了,又把其绑缚住后又通报县衙,前来捉拿凶寇。

    再之后,得知李逵被人灌醉擒拿且要被押至县衙看押的朱富想出条计策,他吩咐酒店内亲信煮了三二十斤肉大块切了,又将些**拌在肉里与将十数**酒里面,借着向自己枪棒师父贺喜的名义去将所有公人尽数麻翻,这才有了方才李逵挣脱绳索,暴起杀人的这一幕。

    李逵听朱富说及他那老娘,这才回过神来,他忙抛了朴刀,奔到李母面前连忙问道:“娘,你怎样了,都是那伙驴鸟该杀,教你受了惊吓”

    还没等李逵把话说完,缓过些神来的李母却用尽全力一巴掌抽在他脸上,虽说李逵生得皮糙肉厚、筋韧骨硬的挨了一掌掴也不甚吃痛,可是曾细心呵护自己长大的老娘忽然扇他耳光,这也将抽得李逵一愣。

    “造孽!造孽啊!”

    李母哭天嚎地,她抡起瘦弱的双手猛捶着李逵的胸膛,口中还哭嚎道:“你这不肖子先诳我说今做了官,上路接来我前去纳福,你兄长说你现在做了强盗吃官司缉捕,老娘也愿随着你去。你半路被人拿得,可怜我这把老骨头也是一路哭号着相随,只求县衙里青天大老爷能免了你的死罪!可是你竟恁的狠毒,三十四条人命呐!你说杀就杀了!枉费娘道你只是性子不好,终日为你念经祷告,只盼你能活得平安快活!你杀的那些男女,便没有父母子女么?又怎能恁般狠,造如此大的杀孽啊!!”

    眼见自己的老娘劈头盖脸的朝自己连打带骂,往日把杀人当做嗜好的李逵却直愣愣的呆立在当场手足无措。饶是他这个天杀星再率性好杀,可是也决计不可能向自己的老娘或亲人难。不久前李逵明知自己的大哥李达要去通报官府,纠集些人手前来捉拿自己,可是接走老娘前却仍为他留下锭五十两的大银,不仅想自家兄长也能活得快活,也盼他能够饶过自己这一次。

    还有当时山岗中撞见那冒充他名号剪径的李鬼,李逵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君,他也是想到了自己归家来接老娘,若是杀了个养娘的人,天地也不会容他。便破天荒的饶了李鬼不杀,还许了他十两银子将养老娘

    人性复杂,便是杀人魔祟,却也有心生恻隐之时。

    如今自己的老娘哭嚎着捶打自己,李逵躲也不是,更不好似往常那般还手便打,又不知该如何劝他老娘平静下来。朱富在旁见状只得干咳一声,说道:“李逵哥哥,只怕逃走的乡民已去叫人手来追捕咱们,此地不宜久留,还须带带挈恁老娘早些上路才是!”

    李逵闻言忙自点了点头,他又一把抓住李母的双手,并憨声说道:“老娘,俺是你的儿,你打也打得,骂也骂得,你便在铁牛身上多打百拳千拳也不妨,只怕恁气坏了身子。且先随俺去了吧,待到了梁山泊上时,娘你再来教训铁牛,那也不迟。”

    面前这个满身血腥的狰狞恶汉竟然又似当年自己膝下虎头虎脑的爱子那般言语,李母蓦的一阵头晕目眩,她踉跄了几步,只觉得自己六神无主。李逵趁机又是一通好说歹劝,便与朱富并着愿随他投上梁山泊的沂水县酒店火家一并往东投小路逃去。

    只说众人只走了小半个时辰,朱富却忽然叫住李逵说道:“李逵哥哥,且先等等。”

    李逵闻言又把眼一瞪,他喝问道:“不是你说走脱了才是,现在又要怎的?”

    朱富眯着眼晴略作琢磨,说道:“我虽是救下了李逵哥哥,却是断送了师父的前程。他醒来时又如何回得县衙?师父中的**少,他醒来时必要追赶。小弟也念及他日前教我的恩义,等他赶来也请他一上山入伙,也是我还师父的情分,免得教他再回县去吃苦。”

    李逵听罢瞪目道:“好杀才!方才俺饶他不死,这鸟厮若是仍敢追来,也教他了账!他又有甚了不起的,凭甚要招他至梁山泊入伙!?”

    朱富摇了摇头,说道:“李逵哥哥有所不知,我那师父为人忠直谨慎,不止有一身三五十人近不得身的好本事,若论造修缉房舍也是个能人。小弟听闻梁山泊壮大声势,正要招贤纳士,既然能招募得我师父上山,也不该将他给错过了,更何况”

    话说到这,朱富那双看似带着笑意的眸子里却迸出道凛然的杀意,他又冷冷说道:“更何况小弟只恨自己势单力薄,这才情愿投奔公明哥哥入伙。可是梁山泊虽然奢遮,却也比不得青州二龙山、清风山那几处大寨,若不多招募些能人使得山寨兵强马壮,又如何能够为我兄长报雠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