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5章 莫放冷箭,宋江的惜才之心-水浒任-
水浒任

1135章 莫放冷箭,宋江的惜才之心

    向祝家庄狂奔杀来的强寇兵马那狰狞的面目渐渐的已清晰可见,光是钉在最前面的就有数千的兵马,此时三山绿林兵马强攻祝家庄的战事规模便远非寻常绿林强人与地方大户之间的厮杀可比。不止是冲锋的阵势十分猛烈,城墙上祝家庄中几个领头的乡勇还没来得及喝令麾下兵卒射弩放箭的功夫,攻城兵马的前部就已经闪出数排弓弩手来,立刻擎起手中的强弓劲弩,并将城头上那些慌乱的守军觑个分明!

    祝家庄城头有不少守军措手不及,下方一排排密集的弩箭便已猛烈的倾斜过来,暴风骤雨般的猛烈射击之中,便有数百人先后惨嚎的跌下了城墙,甚至还有不少铁矢狠狠的钉在墙面上,在发出急促闷响的同时蓦的又腾起一团团烟尘,只两三轮的箭雨打击,便似已将祝家庄的墙头射得千疮百孔。

    环绕祝家庄修筑的墙垒本来也只是为了提防寻常少则三五百、多则数千的绿林贼寇来犯,石料多也是就地取材夯打筑成的,这类城墙本来就不似大宋治下那些军事地位显著的名城要地有专门的能工巧匠经手,再调动大批的民工择选最为坚固材料修筑,不过是寻常的砖石,就算缺乏投石炮车等重型攻城利器,在激烈的箭雨射击下墙面似是也碎裂开来,此时倘若三山绿林兵马再与沉重的圆木猛击,就算不止轰击庄镇墙门,城墙有数处似乎再磨耗些时候也要坍塌开来!

    墙头上的守军只得蹲下身子,躲在墙头后侧躲避下方排头射来的利箭,又是一排排利箭铁矢弦张之声不绝于耳,箭雨如蝗的向城墙上方射去的同时,攻城的先头部队之中猛的又奔出数十把钩梯来,青州两山与水泊梁山的步阵之中猛然间又有许多剽悍的恶汉狂奔而出,已经开始向祝家庄寨墙上方攀登了上去!

    如今祝家庄中几乎所有的精锐已都被陈希真、祝永清抽调出来逃离,剩下的多是本地出身,忙时拿惯了锄头却被祝彪等人强征硬调,编成部曲的寻常乡勇,从一开始便攻势猛烈的这等侵占墙头的激战,大多人也集都是第一次经历,本来就士气低落的守军更是胆战心惊,甚至还有不少人只顾窝在墙角惊惧得不知所措。

    就连决议死守此处的苟桓也已慌乱了手脚,虽然他武艺精熟,也有些带兵的能耐,可是也无外乎落草猿臂寨做了一段时日的强人,后来被陈希真招募之后也没有经历过任何大规模的战事,如今让他亲自统领一路人马死守庄镇,让他调度分拨人手把守,因为统兵能力有限也难免捉襟见肘。

    好歹还有城墙之险可以倚仗,无外乎就是拼命而已苟桓狠狠咬了咬牙,此时他身上披了两层铁甲,头顶也有镔铁头盔防护,城墙下方备好的战马马鞍两侧也都备置好了一面铁盾、一把长刀,做为贼寇倘若攻陷了祝家庄外围寨墙后在街巷内纵骑乱战所用。而现在在墙头上苟桓挺着面盾牌,又将手中狭锋钢刀刀柄攥得紧紧的,他知道敌军在强弓劲弩的掩护下很快就要攀上城头,最多也只能用弓箭与滚木磨耗些敌军的兵力,只以祝家庄寨墙城防看来,很快的,到底还是要与杀上墙头的强寇短兵相接。

    罢了!这次就豁出性命血战到底了!

    苟桓心中刚发狠念道,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忽然听见身后喧哗声起,当苟桓回头去看时登时勃然大怒!因为他觑见有不少把守城头的庄众猫着腰步步后撤,恐慌的情绪在城头上蔓延,大批守军都不由自主的开始要涌下墙头!

    几道利芒闪烁,苟桓又疾步上前,挥刀剁翻了几个带头逃跑的庄户,随即厉声喝骂道:“哪个还敢逃得?老子先教你这厮们死在我的刀下!”

    本来三山强寇攻势凶猛,祝家庄城头上却又是一通鸡飞狗跳,本来要强攻上敌方城墙完全是以己方兵马的人命硬铺出了一条血路来,可是墙头上守军射箭还击的箭簇也只是稀稀落落的,很快的几架钩梯之上已经冲上来三四是个强寇步卒,在后边仍有人不断攀登上来,苟桓见状更是满面的戾气,他架起盾牌,绰起手中血淋淋的钢刀,便如同一道旋风般朝着登上墙头的强寇猛扑了过去!

    只是虽然苟桓肯舍命死战,他到底还是顾此失彼,现在要死守住墙头已是千难万难,更何况还有大批的强寇驱使着内部由铁链悬挂固定住,横梁上一根前端由金属头打造粗大的圆木,被当做攻城重槌的军械已经推至祝家庄的寨门之前

    城头上苟桓已经与攀上墙头的强寇悍兵近身厮杀起来,而祝家庄寨门处浑重激烈的撞击声不绝于耳,死死栓住庄镇寨门的木闩在剧烈的撞击下开始折裂、变形,在墙头上方血泊中已倒下了百来具尸首之后终于又是一声巨响,被强寇步卒激烈摆动起来的重槌终于将寨门门闩撞得碎裂成了两截!

    大批的强寇兵马挥舞着手中兵刃嘶声呐喊,蜂涌杀进祝家庄内,旋即又朝着面前那些面如土色的祝家庄众席卷冲杀了过去。须臾间先是有两三营的兵马冲将进来,他们只顾四处寻觅敌军厮杀,却冷不防就在紧贴着寨门口的斜侧处骤然间冲出一人一骑,丈二红缨枪顿时又化作点点寒芒,直朝着挡在面前的强寇步卒搠去!

    冲进庄子内的强寇兵马这时从斜侧处又一员敌将杀出,似乎正要往庄子外突围出去,成群的军卒纷纷绰起手中钢刀长枪,又朝着那员敌将猛冲了过去。

    然而虎死不倒威,虽然现在的史文恭少了几分平素与敌军厮杀、猛将放对时舍我其谁的锋芒霸气,可是他手中丈二长枪神出鬼没,顿时荡开了几杆直刺猛砍过来的兵刃,与此同时又有七八人接连被他一枪结果了性命。虽然身陷重围,可是史文恭在敌军的拦截围堵之中纵马如飞,趁着三山强寇急于杀进祝家庄中,他反而就潜伏在寨门口处骤然杀出意图突围出去,一时间攻入城池的强寇兵马措手不及,倒真被史文恭大逞神威,单枪匹马硬生生从堵截在门口的敌军丛中直冲了出去!

    只是刚策马冲出祝家庄寨门,史文恭又见前面大批的敌军兵马仍向自己蜂涌杀来,他冷哼一声,先是乜向旁边打出青州两山强寇头领名号的军阵一眼,随即史文恭又急催战马,不去从铁面獬豸全羽所统领的青州两山绿林兵马的军阵那边突围出去,反而直奔着由宋江统管的梁山军的方向催马疾驰,意图从敌军阵中寻觅得个薄弱处直冲出去。

    以往连番领教过那青州两山绿林兵马奢遮的手段,史文恭心说又有那胜过自己一筹的卢俊义也已投奔全羽那厮入伙,比起从已教自连连吃瘪的青州两山强寇那边突围,似乎从梁山军这边杀出的把握会更大一些。

    只是史文恭也过于仰仗自己纵骑突阵的本事,尤其是现在单枪匹马的情况之下,敌军倘若趁着几轮箭雨射来,任他本事再是奢遮也是凶多吉少。当梁山军这边的军阵中忽然觑见有员敌将冲杀出来,立刻又数队弓箭手在所部头目的喝令下擎起手中弓箭,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梁山强寇中军阵中忽然有人高声喊道:“莫要放箭!从庄子里杀出的那个,莫不就是血貔貅史文恭?果然是一条本事奢遮的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