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卧底-水浒任-
水浒任

第二个卧底

    按说萧唐现在于官面上行事,而公孙胜又是与二龙山、清风山、萧家集等萧唐麾下势力态度十分玩味的梁山泊寨中头领,要引荐现在梁山中人寻觅得见自家哥哥,同时便也意味着萧唐与“全羽”乃是同一人的秘密曝光。旁人要是想拜会明明在朝堂官居要职的萧唐,却寻到了二龙山、饮马川等去处,只怕萧唐麾下的心腹兄弟早就要将对方给拿下拷问,必然要问出萧唐身为绿林数山共主的秘密如何会泄露。

    然而罗真人的关门大弟子入云龙公孙胜,却是一个例外。

    现在统管蓟州饮马川一路绿林人马的幻魔君乔道清,同样也比萧唐麾下其他任何兄弟都要熟悉萧唐与罗真人之间的交情。既然公孙胜想要拜见萧唐,却寻到了饮马川去,同样也就代表罗真人已经向自己的徒儿暗示说任侠萧唐与铁面獬豸全羽就是同一个人。

    既然罗真人是化外修道的隐士,萧唐也很清楚对方念于自己身上所谓的“天机”,必然不会做出任何危害到他的行径。而公孙胜虽然是梁山泊中的头领,可是他却可以说是山寨里唯一一个不会受绿林义气所羁绊,甚至本身的一切举动,都要谨遵自己师傅法旨的道门中人。

    诸如李俊、穆弘、童威、童猛等绿林豪杰虽然之前曾与萧唐结识,可是他们也都重江湖义气,倘若萧唐真的与宋江反目成仇,按照他们的立场固然会左右为难,但是李俊等人现在既然已拜宋江做为自家哥哥,若想拉拢他们投到自己麾下,只怕也要费些周章。萧唐若是想分化梁山中众多头领,能够提前预判、甚至影响晁盖与宋江等人在绿林中发展势力的动向,能够使得在梁山泊中地位甚高,可他的恩师却与自己颇有“仙缘”的公孙胜也能与萧唐共聚大义,将来在绿林中布局发展势必也能更加顺利。

    早得过吩咐的乔道清、马灵二人见公孙胜前来要求拜会萧唐,他们也立刻赍了封书信传至二龙山、萧家集向鲁智深、孙安、卞祥等人说明事情因由。虽然众人也知公孙胜是与萧唐交情极深的得道尊长罗真人的关门弟子,但是如今萧唐奉旨镇抚河东,接洽绿林中人之事也决计疏忽不得,所以便吩咐河东路威胜军出身的山士奇,以及籍贯也是宋地西北地界的史进两个兄弟扮作江湖卖艺的武师,与公孙胜一并西行前来密会萧唐。

    只是私下与公孙胜会面,也须回避开王焕、姚平仲、呼延灼等朝廷将官,许贯忠那边得了飞鸽传出,并且见到公孙胜等人之后也立刻吩咐亲信前来提前向萧唐报知,并且安排人手促使两人谋面。

    ※※※※※※※※※※※※※※※※※

    夕阳西下,洒下一片金黄色的阳光。位于太原府南、北畔村之间本是由朝廷所设,用于差遣民夫括取咸土煎煮为盐的永利监放眼望去一片落日余晖。有十来骑奔过道山岭,但向前面望去时,便见土坡下有十几间草屋,傍着溪边柳树的旁上似还有处酒肆,只不过店门口也并没有挑起用来招揽客人的酒帘儿,四周景致也颇显萧条破败。

    “哥哥,与贯忠兄弟议定密会那公孙胜的去处,便是这里了。”

    一众人中石秀见了,他立刻把手指向那边说道。且说萧唐寻了个至太原府周遭考察地势的由头,只带了萧嘉穗、花荣、石秀、庞万春四个兄弟并着燕云骑射的亲随心腹来到此处。

    萧唐点了点头,他又与一众兄弟策马奔下岭来,但见前方一株枯藤缠绕的大树后面闪出三个人来。前面那两个汉子头戴上撒撮红缨的白范阳毡大帽遮住脸面,腿上青白间道行缠绞脚,一个挎着口铜钹磬口雁翎刀,另一个则绰着杆浑铁大棍,都是副行走江湖的武师打扮。他们两个又听得阵阵马蹄声响,便忙出来一探究竟。待瞧清来的正是萧唐之后,那两个汉子一齐拨开遮住颜面的范阳毡大帽,却正是史进、山士奇二人。

    “哥哥!几位兄弟!好久不见,近来安好?”

    萧唐眼见史进与山士奇尽皆面露喜色,并向自己高声招呼,他也翻身下马,上前与两个兄弟叙过几句。旋即萧唐又把眼向史进、山士奇身后望去,便瞧见那头上绾着两松双丫髻,身穿领巴山短褐袍,腰系杂色彩丝绦,背上松纹古铜剑,手上还拿着编藤扇子,做副云游道人打扮的,正是要来密会他的公孙胜。

    前番公孙胜在梁山泊水畔前,于李家道口专一探听事情的酒店与萧唐谋面时,萧唐还是面戴獬豸面具,做为前去寻晁盖谈判的绿林数山共主全羽的身份,今日才算是真正亲眼目睹见在江湖中闻名遐迩的任侠萧唐的真面目。

    之前再得自己的恩师罗真人提示,公孙胜又不禁在心中回想当时萧唐的身形、语气,以及举手投足间的习惯后,他也不由得长叹口气,并来到萧唐面前恭恭敬敬的打了个稽首礼,说道:“虽说之前贫道有缘与萧任侠谋面,却在今日才算拜识尊颜。贫道惭愧,先前还曾与晁天王等人密议要劫取生辰纲,去坏萧任侠名下镖行营生,而后才得知萧任侠于我二仙山紫虚观有大恩,又与我师尊交情匪浅争些儿冲撞了恩公,原来不识好人,实教贫道汗颜无地。

    幸得恁胸襟宽广,不再寻贫道与晁天王、吴学究、刘唐等几个兄弟追究仇怨。否则仗着恁无论是做为萧任侠还是那数山共主‘全羽’的势要,若是不肯容让,我们兄弟又如何能在江湖中再有立锥之地?萧任侠仁义恩厚,确实贫道得罪在先,还望恁海涵则个!”

    萧唐连忙上前扶起公孙胜,并笑道:“我名下那镖行做护镖营生,既是开门做生意也择不得雇主,大名府梁世杰每年孝敬那蔡相公的生辰纲,的确也是江湖中人尽可取得的不义之财。如今道长想必也知我的苦衷,若不是那梁中书昔日也算对我有恩,终不好监守自盗夺了他那生辰纲。否则江湖中豪杰要取那笔财物,又取之何碍?公孙道长,既然我已与晁天王谈得妥当,旧日恩怨,休要再介怀。”

    听萧唐如此说罢,公孙胜心中也更对他敬服,然而当公孙胜的那双杏子眼一乜,瞄到萧唐身后其心腹总管石秀、身着官军衣甲的花荣以及二龙山强人头领出身的史进、山士奇等人正有说有笑的叙旧时,他不禁又朝萧唐望来,并意味深长的说道:“萧任侠仁义为先,体谅江湖中落难的豪杰,这让贫道敬佩不已可是我也曾听闻恁此番率军至河东路公干,却也是要清剿绿林中的豪强的。”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倒是觉得在朝堂中做官便杀祸害黎民百姓的凶徒恶盗,在江湖中行事便去除那干压榨民脂民膏的滥官污吏,这两者并不矛盾。”

    萧唐微微一笑,又说道:“至于我为何如此大费周章,于官场绿林双线行事的初衷,令师尊也是心知肚明。我与罗真人也可说是金石之交,自然也信得过道长不至泄露我所密谋之事,只是道长毕竟是在梁山泊中坐得一把交椅的人物,此番你不辞千里前来寻我,不知又有何见教。”

    当公孙胜闻得萧唐所说“做贼杀贪官、做官杀恶贼”的那般言论时脸色不由一动,他在心中反复思量着萧唐话中含义。过了片刻,若有所悟的公孙胜微微颔首,又向萧唐施礼说道:“萧任侠不拘常规、别出心裁,但是这份见识与魄力便已强过大宋绿林群豪!恁说的不差,我是在梁山与晁天王、宋押司等头领聚义的头领,可是如今贫道修入世之道,终有一日要隐遁山门只是师尊也曾吩咐我在凡尘俗世行走时亦要多修善果。谨遵师尊法旨,萧任侠但有吩咐贫道也当遵从,绝不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