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章 狂悖的董平,骄躁的双枪将-水浒任-
水浒任

465章 狂悖的董平,骄躁的双枪将

    双枪将董平,也是梁山一百零八人之中,有着难以洗刷的污点秽迹的一个。笔《趣》阁身为戎卫州府的兵马都监,他却杀死上官一家,只是为了强抢其女为妻,因此杀父夺女的恶行,使得这个梁山马军五虎将也广被后人所诟病抨击。

    可是在萧唐看来,董平却也绝非似好色猥琐的王英之流,那种见到有些姿色的女子便只想要了她们的身子,自甘下流的无耻之徒。

    董平不但相貌俊朗,而且心灵机巧,更是个三教九流,无所不通,品竹调弦,无有不会的人物。如果没有杀父夺女的那般劣迹恶行,凭他这种既擅冲锋厮杀的英朗虎将,又懂风花雪月的俊俏郎君,只怕在书中人气也不会输于燕青、花荣等英杰,何况他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又身兼兵马都监这等地方军司中的高阶军官,又不会缺少美女佳人的垂青爱慕,又怎可能像卑鄙龌龊的矮脚虎那般如饥似渴的垂涎美色?

    这个董平虽然并非色中恶鬼,可却也是个因骄躁倨傲,而好走极端的人物啊萧唐长长一叹,心中暗自想道。

    从他每逢出阵厮杀的时候,身后必然要插着两面自卖自夸的旗便已能揣摩出几分他的为人秉性,就像是燕青锦口绣心、风流倜傥,花荣是矫矫虎臣、翩翩儒将,可他们如果每一出场背后也必要打着面旗说自己是“风流浪子”、“神箭将军”这人物感觉可就彻底变味了董平每每出场,必要搞些拉风的排场,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英雄风流人物,联想到他在书中的诸般行径,也确实都能说得通。

    就如同董平嘲讽京北弘农节度使,曾经失手杀死继父的王文德为“杀晚爷的大顽”,他厮杀叫阵的时候时常会透露出股狂妄轻浮的气势,连最后董平最后战死的因由,也是因为他被炸伤了左臂,左手使不得枪,却仍要用夹板绑了臂膊,偷偷前去关前找贼军厮杀,也是说明了他已经骄躁到了不知轻重的地步,结果反而被敌将拦腰剁成两段,因自己的狂悖自用的性情而亡。

    就算最值得让董平被人骂道狗血淋头的杀父夺女一事,按理说董平应该不缺女子垂青,可他仍然累次要向程知府求亲,可是曾为童贯门下门馆先生的知府程万里不但不许,还曾说过:“我是文官,他是武官,相赘为婿,正当其理”,直言待退了贼军,你如果肯入赘当个倒插门的,我再考虑考虑(何况程万里也只是敷衍,便拿入赘说事也没打算答应)

    虽然宋朝时节社会风气上对于入赘的男子相对包容了些,可截止到唐朝五代时期,也一直把赘婿与犯罪官吏、逃亡人员等一并当做社会的二等公民看待。入赘者也多是寄人篱下,地位较低,被民间讥笑做“倒插门”、“子无能更姓改名”的。

    董平既然是个骄躁到了不知进退、不惜性命,被炸伤手臂仍要瞒过主帅去和敌军厮杀的人物,如果他还迷恋那程家姐而不能自拔,却受自己上官这般羞辱,那么他趁着宋江招募的机会而采取些过激的报复行为,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是萧唐也知道,这些想法不过只是他自己对于董平性情的推断。凭心而论因为董平在原著中的劣迹,萧唐也并不算喜欢这个双枪将。可是他也一直相信人性是复杂的,董平是个极其善于冲锋陷阵,且武艺一流的虎将,因为他极端骄躁的性格,也注定会铸成些大错,此人或许也能为我所用,可是也倒不必刻意费尽心思的去拉拢招揽

    “兀那贼厮鸟!你这厮戴着个面具又作甚鸟用!也知你投身绿林做了贼人,而没脸见人么?哈哈哈!”

    正当萧唐沉思的时候,董平倒是一眼先瞧见于关隘墙头的那伙贼人头领中,脸上带着獬豸面具的萧唐,他立刻抄起手中长枪,指着萧唐高声叫骂道。

    萧唐听罢也不着恼,只是冷冷一笑,暗道:董平这厮果然浮躁的紧,我又怎会受你这般挑拨?

    可是听董平出言辱骂萧唐,墙头大头领尽皆勃然变色!鲁智深登时瞪目大骂道:“直娘贼!这插着两杆鸟旗的撮鸟,也敢到这里来耀武扬威!洒家倒要瞧瞧那厮到底本事如何,又能吃俺几禅杖!?”

    史进也是怒道:“何须智深哥哥出手?还是让弟代劳,那厮既然敢来耍横,弟倒想试试那劳什子双枪将的手段!”

    杨志、竺敬等人也争先向萧唐请战去与董平一战,而新投二龙山的李忠、周通二人虽然有心立些功劳,可他们也自知本事低微,比不得鲁智深、林冲等猛将,便呐呐地推至一旁,不做言语。

    “几位兄弟这些时日下来也都曾厮杀过,唯独我留守山寨,未曾建功。既然那董平也是个使枪的,便由我去会会他吧。”

    鲁智深与史进等头领还在竞相请战的时候,平素谨慎内敛的金枪将徐宁却已经站出身来,他向萧唐抱拳说道:“哥哥,这些时日我只是把守山寨、操习兵马,还未曾在两军对阵显过身手。那董平要搦战放对,我愿会会那厮,为哥哥分忧。”

    萧唐知道以徐宁的钩镰枪法,短时间内与董平分不出个胜负高低,他又想起那双枪将趁着单挑的势头杀入阵去,在乱军中横冲直撞的作战习惯,心里也已然有了主意。

    “好!就由徐宁兄弟出马,去那和那董平厮杀。我倒也曾听闻那董平恃武倨傲,是个好突骑闯阵的骁将,难保他不是想借着单挑厮拼,趁机抢入关门,只须如此”

    在萧唐应允徐宁出战对阵董平的同时,他又唤过鲁智深等步军头领,又向他们细细吩咐了一番。一众头领听过后轰然领命,按萧唐的吩咐下关前去准备了

    董平又在关前叫骂了一会,就见二龙山前险关闸门被拉开,数十马军拥簇着一个六尺五六长身体,生得三牙细黑髭髯,十分腰细膀阔的头领手持着一杆金丝钩镰枪拍马向前,直奔自己驶来。

    “无端草贼,背逆狂徒!天兵到此,兀自要抗拒!直待大军踏平了这二龙山,叫你这厮们骨肉为泥,再后悔已是晚了!”董平意气风发,枪直来的那员骑将高声骂罢,随即又道:“却是你这厮时乖命舛,不识得我董平的大名么?”

    徐宁可没有董平这般张扬,他只重重哼了一声,又大喝道:“你这厮也忒过跋扈了些,便由我金枪将徐宁试试你的手段!”

    董平听罢却是一愣,心中暗道:金枪将徐宁?我倒也曾听过这个名头,听说他是在汴京殿前司中任职,一手钩镰枪法也可算天下独步,怎地却到这二龙山落草做了贼人?

    这时徐宁也不再答话,径直驾马直奔董平杀去!董平见了也不再多想,张口又,骂道:“金枪将又能怎地?还道我董平会输于你不成!?”旋即他猛催胯下银鬃骏马,也迎着徐宁狂奔过去!

    就见董平将手中那两杆枪使得浑如一对白龙争上下,又似两条银蟒递飞腾,端的迅猛潇洒!徐宁使尽浑身解数,堪堪抵挡住董平的攻势,他们两个在战场上战到五十余合,兀自分不出个胜负来。

    董平便与徐宁厮杀,便拿眼角偷乜险关城门,他正琢磨着如何一枪了结掉徐宁,趁势抢下险关门楼的时候,却又忽然发现官军阵中又有一骑飞马而出,也直取这边而来。

    董平见了登时面露愠色,他大骂道:“秦明!你上来作甚,也要你来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