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章 血貔貅史文恭,自尊心的双刃剑-水浒任-
水浒任

339章 血貔貅史文恭,自尊心的双刃剑

    周侗眼望着驾马疾驰而来的那人,他的思绪蓦然间回到了当年自己刚收得三个关门弟子的时候。笔~趣~阁bigif

    闯荡江湖专心武学的周侗任京师御拳馆教师时,一心为国家培养栋梁之才,不但对于规范军中武技习练的套路出力甚多,更是要将生平所学尽数传于卢俊义、史文恭以及他的儿子周云清三人。

    可是后来他膝下爱子周云清战死于宋夏战争中,周侗在汴京的好友大多也因涉及新旧党争而遭充军发配。虽然在江湖中周侗德高望重,可是在朝中大员眼中,他也不过只是个不入流的一介莽夫罢了。愈发不得意的周侗只得辞官归隐,再度浪迹江湖。

    心灰意冷之下周侗将满腔夙愿都寄托在卢俊义与史文恭这两个弟子身上,可是卢俊义身为河北大名府富户家的独子,不止要继承家业,他也无意在日渐颓败腐烂的官军中立番功名。史文恭更是桀骜不驯的性子,他丝毫受不得他人的颐指气使,又怎甘愿在行伍军中受那上官鸟气?

    周侗因此而与卢俊义、史文恭之间的感情裂痕越来越深,索幸的是他遇到了岳飞这个与自己志向秉性都十分相符的天纵之才,垂垂老矣的周侗死灰般的心似又燃烧起来,他深知这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人,无论是天赋与品性,岳飞都有璞玉之质,定能似当年的面涅将军狄青那般成为大宋一代名将,自己作为这位名将的义父与恩师,亦能为青史流传的时候,才能让周侗一偿生平所愿。

    后来又收得那个让与自己亦师亦友的谭正芳交口称赞,且在征讨巨寇、安抚京西中立下许多战功的萧唐为徒,更使得周侗称心满意。如今他安居于萧家集传授义子岳飞技艺,王贵、张显、汤怀那几个鬼头虽然顽劣,可周侗在斥责教导之余,也更能找回几分当年授徒传艺的充实感,萧唐引荐来的那个牛皋性情莽直豁达、神力惊人,也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周侗现在所想的,就是把这些后起之秀培养成能够辅佐自己义子的良将。

    至于自己那个关门大弟子卢俊义,这些时日来一直对自己十分孝敬。人各有所愿莫强求,周侗渐渐地也想开了,他们师徒二人间的矛盾,也是因为周侗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他的弟子,如今他们师徒都在大名府地界,卢俊义也致力要修复他与恩师间的关系,周侗虽然依旧冷面朝人,却也不会在将卢俊义的好意拒之千里之外。

    可是周侗另外的这个弟子史文恭,却绝对不一样。

    周侗当年之所以收卢俊义、史文恭为徒,不但是因为两人都天资聪颖,皆是练武的好苗子,而且卢俊义性情倨傲,史文恭的好胜心却又远超过他那师兄。两人因心气极高一心要练就身震慑绿林群豪的的本事,所以终日打熬武艺不辍,进境远超大多在江湖打踅的武人。

    可随着两人渐渐长大,周侗才看清自己这两个徒弟的性格差异来:卢俊义的傲气源于他的自信,出身富贵之家,且相貌丰伟神俊的这个卢员外便是自问本事高过旁人,言行举止间也自带分从容与自信;可是史文恭的争强好胜却充满了攻击性,自尊心极强的他会将外界施加给他所有否定当成对他的侮辱。

    所以当年周侗传授这两个弟子文武本事中严加苛责的时候,虽然卢、史二人都会更加勤勉奋进,但是卢俊义想传达给周侗的态度是:师父,这次徒儿做对了;可史文恭却想告诉周侗的是:师父,你骂徒儿骂得大错特错

    待两人武艺大成时,威风凛凛,仪表如天神的卢俊义被江湖中人赞作“玉麒麟”,而史文恭的诨名却被唤作“血貔貅”,也正是因为江湖中人虽然敬服他的本事,可也是暗讽在暗讽这个与玉麒麟齐名的史文恭刚愎自用、桀骜狠戾,便如貔貅转世有进无出,与人争执时只想占得上风,受不得半点闲气。

    当与卢俊义、史文恭这两个弟子分道扬镳,而且间隙愈来愈深的时候,周侗心里也明白他和卢俊义之间的关系尚有回旋余地。可是依史文恭的性子而言,他师徒间是因为周侗这两个爱徒都不愿投军入伍去报效国家的事情而破裂,那么史文恭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必然也只是为了让他这个昔日师尊知道自己活得如何鲜衣怒马、恣意畅快,来告诉他一声:师父,你不是瞧不起徒儿么?你又错了。

    恐怕你此次前来是三分问候,七分示威的吧

    此时史文恭与他在曾头市的那个结义兄弟驾马如阵旋风般赶至周侗面前,史文恭骑在马上,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当年的那个授业恩师,他嘴角微微一翘,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师父好久未见了,近来可好?”

    一旁的王进见了他眉头紧紧一皱,哪有徒儿向师父问安时如此无礼的?看来周老前辈于他这个弟子之间间隙颇深,可此人也未免忒过不知尊师重道了!

    而岳飞见史文恭对周侗的态度,他的脸上登时似挂上了一层寒霜!恪礼慎行的岳飞,把周侗这个义父也如自己亲生父亲一般孝顺爱戴。此时他心里想道:来的这个不是大名府的卢员外,也不是后投至义父门下的萧大哥,更非与义父也算有师徒之情的花荣哥哥,那么此人无疑便是义父偶尔提及的史文恭了却没想到他是这等忤逆之徒,也配做义父的弟子!?

    而周侗面色平静,他淡淡地说道:“我尚有一口气在,你若是来吊丧的,还早了些。”

    史文恭冷声一笑,他翻身下马后,又对周侗说道:“师父说的这是甚么话?徒儿在德州曾头市做得教师,后听闻师父隐居在这萧家集,毕竟有师徒情分在,总要来拜会一番不是?”

    周侗重重哼了一声,说道:“如今你见也见过了,没其他的事就速速回去吧!”

    史文恭打量岳飞、王贵等人一番,他摇了摇头说道:“师父当年身为京师御拳馆教师,在江湖中亦有赫赫威名。徒儿本以为那萧唐借着师兄的人情请师父到这集镇定居,是要仰仗师父的本事。如今看来师父活得清闲安乐,徒儿也就安心了。”

    周侗心知史文恭的言下之意,他嘿然说道:“此事也不用你来费心!为师的现在教得好徒儿,比起当年收的不肖弟子何止胜过千万倍!”

    史文恭神色一沉,他又向一脸愤慨的岳飞、王贵等人望去,当史文恭凝视那些半大的孩童片刻,忽然他又张狂地大笑起来。

    这就是我的师父?这就是当年被赞作“陕西大侠铁臂膀”的周侗?这就是当年让绿林好汉敬仰,与金台、谭正芳的江湖中人赞作泰山北斗的周侗?说白了他只不过是个被权贵死死踩在脚下也要发白日梦,一辈子不会有甚么出息,只能把所有愿望寄托在后人身上的可怜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