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9章 北过黄河,悬在金国后方的利剑-水浒任-
水浒任

1649章 北过黄河,悬在金国后方的利剑

    按战报文书中所言,总掌水泊梁山水军的大头领李俊率靖海、横江、潜龙、伏波、白河五支水师来往于海路之间,船载分别由纪山三军、渤海军、横帐军,以及答里孛、贺重宝所率的辽人余部和萧干掌管的奚人诸部当中调拨精锐军马,频繁出没于金国后方东京道、南京道沿海一带登岸袭扰,也接连斩获了几场大捷。

    而当初由萧唐最先选中,位于鸭绿江口,坐落于辽东地区、朝鲜半点、京东登莱当中海域的皮岛陆上城寨防事完备,水上也可运输兵马粮秣,同时与保州等地互成犄角之势,也发挥出了重要的战略优势。

    光只是金国境内平州、蓟州、锦州、宁州、复州、穆州等濒临海域的州府,治下军寨县坊接连遭受到登岸义军的袭扰攻击,合计杀伤女真与别部附从军马约莫已达万人之众,缴获得大批军资粮秣。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金国于侵宋时于陆地上接连吃瘪,而境内海防军力更是薄弱,等到金军调动大批军马前来驰援之际,登岸奇袭侵掠的义军部曲也早已在登上海舶船只离岸远去,紧追而至的金军兵马便是忿恨的咬牙切齿,却也只得望洋兴叹。

    更何况还有答里孛、耶律国珍、耶律国宝这些辽朝残存的帝胄子裔,以及于彼时辽国当中也属于一支重要族裔的萧干奚人协同义军登岸行事,四处散发无头告示,传布宣称女真金人穷兵黩武、暴虐无道,以暴政镇压慑服诸族各部子民,虽一时势大,然而如今南下侵宋历经数阵大败亏输,多行不义必自毙,早晚也必遭颠覆亡国

    当初受辽朝统治,好歹国祚也传了二百多年之前,女真突然崛起之后北地政权各处土崩瓦解,各地豪强、诸族各部纷纷起兵,当中有些势力也也不乏野心勃勃之辈意图自治割据,有的也只是观望形势聚兵自保,就算改朝换代已成定局再做不得辽朝子民,当初北地各部豪强甚至也有曾考虑投从宋国的,而到底让女真金人做了自己的主子,无外乎是被生生打服的。然而如今金国并侵吞辽朝全境如今尚不及十年的功夫,当初横扫北地所向披靡的金军却因南侵战事折损了大量的有生力量,如今陷于疲软颓势,那些尚未完全被驯服甘愿受金人统治的诸部豪强,又如何不会再生出异样的心思?

    而金国朝廷这才意识到萧唐早在自己疆域后方安插进一把锋利的尖刀,直搅扰得沿海大片军州鸡飞狗跳,也立刻纠集了境内好歹对于水战不算一窍不通的各部军将,征集各式海舶船只意图围剿海上义军侵扰己方疆土的重心所在皮岛。

    然而就算又招聚了众多兵马,但是正史中因水师编制大多船且将兵又不善水战,而被紧守半壁江山的南宋水军在大江大河中数度杀得屁滚尿流的金军,在海洋上遭遇由李俊所统领经过多年披坚执锐的发展军力,大海舶船坚炮利,又集结了众多善于水战将士的五支义军水师之际,又将会是何等情形?

    几次大规模的海战下来,虽然是在宋境内大江大河混出的名堂,然先前与高丽水军杀伐之际也积累了不少海战经验,而且如今似乎早已对建名立威于无尽海洋上表现出强烈意愿的李俊率部利用水军优势,于汪洋大海当中截断金军船只,来往自如的各式船舶只耍得金军在海上滴溜乱转不说,未等开赴至近前处以强弓劲弩杀敌,便于船上施发霹雳炮等火器,大批金军不是被烧死炸死,便也只得跳海溺亡,随后又是在海面上船行如飞的海舶车船碾压上去,将那些于陆地上曾经曾雄称霸的金军将兵困在海上往死里打,战事经历倒要比之前于海路上包抄拦截高丽水军时还要轻松写意。

    而就算也有个别漏之鱼驾驭着残船破舰逼近皮岛,然而意图在四面仅有的几处岸滩登陆之前,还要先遭受岛上水防营寨内成排的投石火炮一通猛烈打击

    萧唐看阅过辽东保州那边发来的战报文书后,心中也念道比起明朝时节擢升为平辽总兵,占据皮岛为根基建立东江军事重镇的毛文龙,那时可还是明朝与努尔哈赤的后金政权经历萨尔浒之战战局急转而下的危急局势中占岛设镇,尚且屡屡在后方大肆奇袭侵扰做牵制,而也教同样强势崛起的后金兵马无可奈何当初计议辽东方略之后占下皮岛秣兵历马已有许多年,那干不善水战的金军又能够轻易攻破?

    “海疆沿岸被动挨打,能够牵制得金军左右支绌、疲于奔命,而金国接连遭受重创,也不复往日镇服北地的强盛,再趁势北渡黄河,收复河北而剑指燕云之地,金国内部民心动荡,也必然会愈发加剧”

    济南治所府衙厅堂之内,萧唐又召唤来萧嘉穗、许贯忠、朱武等军师智囊,先是道说辽东方面通过海路袭扰金国后方已大见成效,随即又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与众人做详议之际,许贯忠略作思付,最先长身而起,说道:“方今趁女真鞑虏国内生变,趁势遣兵渡河攻克河北两路失陷军州,继而北进燕云之际,也可联结当地豪士,以及煽动不愿再屈从于女真的诸族各部大举起事,至于辽东保州这一着奇兵依我之见,若是金人其意图免除后患而大举进兵,而鞑虏不善水战,与皮岛隔海相望,又与保、定、宣三州有大江阻隔,北面水军有李俊头领统筹全局,也足以自保。

    是以方今北面也仍当以袭扰为主,不必操之过急。直待我等收复河北两路,并进讨燕云之时,再由皮岛军镇、辽东保州亦可聚集的军马十万之众,出鸭绿江直取女真发迹之所,与我部北征进讨兵马双管齐下,使敌首尾难顾,方足以批亢捣虚,则大事可成矣!”

    许贯忠此言一出,萧嘉穗等人略作思付,也都出言表示赞同。现在就算教金国知道后方也有萧唐所部署的义军早养成声势形成牵制,便如一把利剑就直抵在己方政权的后心,但是却因水军的疲软金军又无法对皮岛、保州等地形成巨大的威胁。萧唐这边只须按部就班的发兵北上,金国却又必须在严防把守后方,而无法倾尽全力的来与北伐义军交战。在如此分顾不暇的窘境下,只要能顺利收复河北两路全境,两路大军再集中优势兵力直取要害,便也足以对金国形成最为致命性的打击。

    至于萧唐微微颔首之后,随即也立刻传令点拨三阮集结所部水军船舶,另调拨义军当中先锋部曲,即日便将开拨启程,走水路直趋往北,渡过黄河。

    ------------------

    晚上急事,今日第二更内容略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