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6章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水浒任-
水浒任

1406章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宋宣和四年,宋军按约定于金军挥军席卷辽朝中京道、西京道之际,由童贯、蔡攸领兵分两路攻辽,种师道率东路军向白沟进发,辛兴宗率西路军向范村进发。也被奉为辽朝国主,坐镇南京析津府的耶律淳派耶律大石、萧干率兵抵御。

    五月,本来日薄西山、亡国在即的辽国哀军竟然分别击溃了宋西路军前锋杨可世部,东路辛兴宗部。宋军死伤甚众,也只得向雄州的方向败退,辽军聚集精骑挥军追杀,与种师道所率的宋军于雄州城外与展开血战。本来五月时节,却是狂风骤起、尘土飞扬,天空下起了拳头大的冰雹,面对辽军的疯狂反扑与冰雹突如其来的打击,宋军全线溃散,自雄州之南,莫州之北,塘泊之间,及雄州之西,保州、真定一带,死尸相枕藉,不可胜计。而辽军余部在雄州以北地域竟然耀武扬威了一番,这才班师返回,戎卫辽朝南京析津府。

    本来生死存亡之际的辽朝兵马以哀兵之势力克趁火打劫、以为必胜的宋军,这无疑也振奋了军中将士本来低迷的士气。但是受群臣拥立,号天锡皇帝的耶律淳却也在辽朝生死存亡之际病逝,遗诏则立天祚帝耶律延禧第五子秦王耶律定为帝,只是如今耶律定仍然留在出逃阴山一带的耶律延禧身边,耶律淳遗孀德妃萧普贤女遂被尊为皇太后,称制摄国政。

    眼红心热,急于攻取辽朝南京的童贯又派人暗中与眼见辽国大势已去,遂打算归附宋朝的权臣李处温私通来往,宋军也再度集结兵马向析津府进军。随后辽易州高凤、琢州刺史萧庆余等军将先后降宋,萧普贤女情知形势万般危急,实在难以回天,与析津府内臣子商议过后遂对宋、金皆奉表称臣,表示愿降,只求仍保留辽朝政权得以苟全。

    宋廷内赵佶得报后以为收复辽朝南京地域内燕云之地在即,自是龙颜大悦,遂御笔一挥已析津府做燕山府(燕京),并改其它军州地名。可是比起接受辽朝称臣请和就此罢兵,如今既然大势已定,何不挥军一举攻克燕京?先是杨可世、高世宣所部宋军趁夜奔袭燕京,并在内应的接引下悍然杀入城中。

    然而以为局势已定的宋军冲入城中之后纷纷掠夺财物、纷然恣淫,甚至大肆屠杀契丹、奚人民众,城内汉人百姓也遭抢夺掳掠,全城百姓甚至连同大批认同自己辽国人的身份的汉民激起反抗,与留守的残存辽军与宋军进行激烈的巷战,杨可世狼狈逃出,高世宣等军将死于城内,六千精兵仅剩数百溃散逃奔。至于仍在燕京城外的宋军,却又撞见了本来于前线防备金军南下,听闻燕京有失而火速挥军来援的辽朝知北院枢密事,兼诸军都统萧干所部兵马

    萧干率部先是截取宋军粮道,夜袭大破刘延庆、刘光世所部兵马,宋国败军扰攘溃走,自相践蹂,奔坠崖涧者莫知其数,萧干再度挥军追击,与宋军又在白沟大战一场,宋军一如既然的惨败,并溃逃至雄州,也再无力攻取燕京诸地

    剿灭江南摩尼教起义的西军诸部,本来身为宋廷最为仰仗的精锐之师,却被辽军残部杀得接连溃败,这也远远出乎于童贯乃至极力促成联金灭辽的宋廷诸臣的意外。至于战败的因由,除了西军诸部南调北征、将骄兵疲,而且同样作为伐辽主力军的河朔禁军战力不济,还低估了辽朝在绝境中所爆发出来的巨大战力之外,明眼人也很清楚两次惨败也皆与童贯忒过急于求成,与西军将领派系之间同样暗流浮动脱不开关系。

    而耶律大石、萧干这两个在守卫辽朝南京诸地击溃宋军的战事中接连取得大捷的名将,至少在这一阶段,对于宋人所造成的震慑并不逊于当年宋辽战事频繁之际曾屡挫宋军的耶律休哥、耶律斜轸等名将。

    本来按宋金约定,宋军主要攻取辽朝南京道地域,而金军则将进攻的重点放在吞并辽国西京道广袤的疆土上,彼此的进攻方向各有侧重,而先前就算宋军首次于白沟惨败于辽朝残部,金国完颜阿骨打也仍收拢人马遵受盟约,并没有命令麾下兵马南下过古北口、居庸关、榆关等地趁机袭掠宋境。可是当宋军先后惨败过活,甚至是仍旧盘算着以收复燕云之地而满足自己称王封爵野心的童贯竟然主动派出使臣,请金军南下攻取燕云之地。

    既然有强援联军可以代取燕京,皆是花费重金赎回燕京等地也好,照样可以收复燕云之地的功劳得到朝廷封赏,至于耗费国库以及请金军代为伐辽事后会造成的影响,这些也都不在童贯的考虑范围之内

    宋军的战力疲软以及宋使的态度,竟然还出乎于金国群臣众将的意料之外,至完颜阿骨打以下绝大多数女真首领对于宋廷的态度出现颠覆性的转变。这还是基于金国起先本不打算违反“海上之盟”的条约,而是应了宋军主帅童贯的请求,请本国兵马南下代劳,在金国看来宋庭统治腐朽、宋军战力孬弱已是暴露无疑,也教包括完颜阿骨打在内的金国群臣,还有那些本来就觊觎宋国富庶江山的金军大将思付道:给了你们宋人机会,可你们也是当真不中用啊

    终于完颜阿骨打传诏辽朝南京道诸地,宣称王师所至,降者赦其罪,官皆仍旧,又命他二字完颜斡鲁补、迪古乃、银术哥等大将率军占居庸关,继而又以势如破竹之势直往燕京杀去。北辽政权虽两度杀败宋军,可情知已难抵挡金国大军兵锋,只得弃城逃离,逃亡的兵马之中,耶律大石护送萧普贤女逃向阴山,不得已再次与他们名义上曾罢黜的天祚帝耶律延禧会合;本来便是奚族首领出身的萧干,却率领以本族为主体的败军往箭笴山一代逃亡。

    金兵兵不血刃的进入燕京之后,安抚北辽归降的文武官员,旋即又发出兵马四处搜捕辽军残余势力。南京道地域内诸地门阀豪强、甚至趁机烧杀劫掠的乱军流寇各图自保,本来观望在宋、辽、金几方势力谁又能在燕京周围地界,然而从如今的形势看来,众多据地自保的豪强武装,也开始倾向于臣服金国一方。

    除了护送萧普贤女前往阴山与耶律延禧会合的耶律大石,率领奚人部族退避集结,似乎另有动作的萧干之外,从燕京奔逃出的辽军残部也有被金军追兵杀得溃乱,四散而逃的兵马,如今辽朝南京道全境眼见也已沦亡,与耶律大石所部兵马分离的残存辽军势力,在金军搜天查地的围追搜捕中朝不保夕,距离先后被剿除歼灭的日子只怕也已不远了

    然而与此同时,从辽东保州地域,以及宋境京东路济州水泊梁山派出的两路水军船舶却于临近辽朝南京道燕京南部武清县(后世天津塘沽一带)会合,趁着夜色只待先发哨船前去探觑清楚岸上形势过后,乘船的一众人手,便已准备登陆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