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7章 任侠振臂一声喊,撩动天下绿林反(6)-水浒任-
水浒任

1247章 任侠振臂一声喊,撩动天下绿林反(6)

    萧唐往京畿、河东、京西、河北派出的弟兄里面,萧嘉穗已说动翟进、翟兴兄弟联决当地乡豪与绿林兵马往青州投去;石秀则向太行山连环寨傅选、孟德、刘泽、焦文通将萧唐的打算说个分明,也已返程往二龙山投去交令;张顺说服了京西南路白河水寨危昭德等四个头领率部前去入伙,也为萧唐兵马之中又添了一支水师,而如今位于河北东路德州与永静军交界处群山环绕,中间好大一片镜面也似的平地,原是周遭乡镇赶集赛会的所在,如今却黑压压的聚满了河北道上各路草莽,好像正要召开江湖大会一般。

    “金鼎、黄钺,怎的你这厮们也到了?直娘贼!你赵州赞皇山一路的兵马向来不是跋扈的紧,萧任侠那边遣心腹来撺掇河北绿林同道共谋大事,你们不还是要屁溜溜的过来应合,全不见往日的威风!”

    在场有一对强寇头领听得有人出言揶揄,也登时怒目而视过去,其中那个唤作金鼎的汉子性子更沉稳些,先是劝住正要叫骂的黄钺,随即朝对面那伙强寇头领喝道:“铁箆子池方,赵州赞皇山虽与你河间府邻近,可是前番却也是你们越界勾当坏了规矩,我们兄弟不愿再做争执,偏生你这厮还要触霉头!既然你们在白洋淀落草的也来会盟,想必也是愿投青州两山大寨去,届时遮莫都是同寨的弟兄,过往那些腌臜事还计较个甚么?”

    在萧唐当年决意在绿林中另扶植起几支兵马之际,便已吩咐麾下亲信将河北两路地界治下的这些绿林强寇底细大概打探得清,几乎做得也都是剪径劫掠的勾当,偶有小恶,可是也尚未到侵县掠镇、屠戮村坊的地步,而这些绿林强寇先前既是敬服出身于河北大名府的萧唐名声,却又忌惮他朝廷官将的身份。又敬又怕的心理作祟,也教这些强寇头领在绿林中做勾当不得不有所收敛的同时,对于萧唐自然也是敬而远之。

    然而随着萧唐公然举事背反朝廷,对于这些绿林强寇而言彼此之间官与匪的隔膜自然也消除了,而且当这几路强寇头领惊闻任侠萧唐与铁面獬豸全羽实为一人之后,也霍然知晓为何青州那两处大寨明明是也是混绿林道的,可是平素不但誓不伤害无辜百姓,甚至还会出手去铲除那些手段忒过残暴的凶寇恶党。

    只不过既然都是在河北地界行走的,如今集结在一处的这些绿林头领虽然都不得不对青州两山敬服,彼此之间却是谁也都不服谁。是以这边金鼎刚稳住局面,那边却又有个强寇头子也是有意要在其他强人面前摆个谱,便大声说道:“就算咱们不甘愿窝在山寨中厮混,都有心去与萧任侠共谋大事,可是投奔得大寨,大小头领遮莫也要分个三六九等。凭我寨中两千多弟兄、七八十匹好马,若蒙萧任侠抬举,排座次时高过诸位同道,可切莫说孙某的不是!”

    “孙琪,你这厮忒过大言不惭,也休要猖狂!不过是撺掇牛庚、冷宁两个在定州清溪川落草,全因那定州地界本就没甚同道与你争地头,才教你聚集得这许多人马伴当,真要是凭本事厮杀,你道我们兄弟会惧你人多?”

    那边与金鼎相互搭伙落草的黄钺闻言登时性发起来,直朝着孙琪统领的清溪川那伙人马朗声喝道,而另一边啸聚于河间府白洋淀的一伙强寇也不含糊,彼此叫嚣喧嚷,虽说不至于当即操刀子出来火并,可是几伙强寇仍谁也不愿教对方的势头将自己压制住,各个面红面赤,相争道愈发激烈起来。

    “诸位头领,与我家哥哥共聚大义的兄弟各有长处,我们几山寨中马步军各部虽有正将偏将之分,掌管诸般职事的头领也是各取所长,却不是不似寻常绿林道上那般须排定座次,非要分出个高低前后来!毕竟我家哥哥麾下统领的几山大寨群雄汇集,若要在寨子里面争口气,可不是凭着坐得第几把交椅便非要压过自家兄弟一头的!”

    蓦的一阵嘹亮浑厚的喊声乍起,竟似压过了相互吵得火热的一众强寇。金鼎、黄钺、孙琪等河北治下各地的绿林强人头领眼见数十人正拥簇着一个浓眉虎目、形貌豪迈,且在背后负着的双剑的大汉从林中踱出身来。

    听命于萧唐的青州二龙山、清风山两山大寨,其中统管二龙山大寨的是花和尚鲁智深,遮莫眼前这个汉子,便是坐得清风山寨主之位,估计也是相当于萧任侠左膀右臂角色的屠龙手孙安?

    都是在河北两路绿林中厮混了多年的人物,在场群盗也听说过青州两山之中这屠龙手惯使两口镔铁剑,论武艺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因诛杀害死他父亲的恶霸出逃,也是嫉恶如仇的豪侠人物,终于来了个能够震住场面的,各路匪盗头领也不敢再造次,而是纷纷向孙安见礼说道:

    “赵州赞皇山小孟良金鼎、赛焦赞黄钺,见过孙安哥哥!”

    “定州清溪川苍背鹗孙琪、小山神牛庚、喑郎君冷宁,见过孙安哥哥!”

    “河间府白洋淀草上飞云宗武、铁头旄麈伍肃、铁箆子池方,见过孙安哥哥!”

    孙安眼见在场各路强寇头领对自己恭敬施礼,他心里却正暗中思量着。本来受萧唐之命前来拉拢这些仍在河北地界打踅的绿林中人入伙,孙安也正打算趁着这个时候揣度这些草莽寇首的秉性。虽然这些绿林兵马在江湖上并没有太大的名望,可是倘若能将他们尽数招募入伙,自也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

    而对于金鼎、黄钺、云宗武、孙琪等一干强寇头领来说,眼见萧唐不但官面上东征西讨参与过许多惨烈战事,以“全羽”的名头屡次将诸州官军杀得铩羽而归,攻破高唐州、博州等地,甚至连大名府这等河北首屈一指的要紧州府都曾战得,也不由得这些寇首不心服口服,但凡是落草为寇的草莽,便没有哪个是肯安分守己的,自己只得啸聚些人马在一处山林厮混,若要趁着如今世道不稳大弄一番,也总要选个最值得去投效的大头领入伙。

    而萧唐本来集结诸路群豪兵强马壮,如今又有那义薄云天的好名声,自然也是金鼎、黄钺、云宗武、孙琪等等绿林强寇头领去投奔的最适合人选。

    只不过孙安现在已能看出,这些绿林寇彼此门户之见也深,毕竟都曾在河北两路地界行走,而彼此对持牵制的绿林势力,任谁却也都没有能让对方甘心认怂的实力,又不像自家哥哥那般从占据青州两处山寨伊始,随后但凡前来聚义的兄弟也都十分清楚投效的明主又是何人。如今几处山寨里面诸般头领各自负责的职事虽然有重有轻,可萧唐也是唯才是举,并没有利用排定座次刻意去打压亦或示好任何弟兄,麾下所有头领的凝聚力,也绝非绿林中各自拉帮成群的小山小寨可以比拟的。

    孙安眉头微蹙,又暗念道:这些河北绿林道中的强寇头领彼此不肯屈居人后,若能以并驱争先的心思各自勤勉奋力固然是好,却又不能教他们彼此因心生间隙而伤了寨中和气该将这些头领连同各自统管的兵马调拨到哪个兄弟麾下去,此事倒要与萧唐哥哥,还有萧嘉穗、许贯忠等兄弟好生合计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