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重逢之于对决 (下)-光灵行-
光灵行

1:95 重逢之于对决 (下)

    1:93 重逢之于对决 (上)

    "帕帕,准备战斗了。"白熊人两手空空地站在贝迪维尔面前。这名白熊人实际上并没有贝迪维尔想象中的高大,不知道是因为年纪很小,还是一直被作为奴隶对待,长期营养不良所致?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直散发着和帕帕洛夫相似的气味。"贝迪维尔小声说。

    "帕帕就是帕帕,奴隶第三百二十五号。帕帕是主人给的名字。哎,不对?"说着说着,熊人的面色大变,他开始痛苦地捂着头。

    "不,不对。帕帕这是哪一个主人给的名字?记记不起来"

    贝迪维尔警戒着,就连他也能清楚感觉到面前这只白熊人身上散发的恐怖杀气。白熊人这个叫法似乎不对,因为帕帕这个时候全身的毛发开始变成通红色,就和刚才象人变色时的情况一样。只是,这是更加彻底的深红色,红得好像染满了鲜血。

    ------"那家伙估计被洗过脑。"昨天的晚上,亚瑟对贝迪维尔分析道。

    "洗脑?"

    "狐人族惯用的手段,把抓回来的人类或兽人进行洗脑,这些没有任何记忆的家伙就会变得很听话,成为绝对不会逃跑反抗的奴隶。"亚瑟道,"因此洗过脑的[商品]在奴隶市场卖得比较好。"

    "可是洗脑有可能会对智力造成损伤,你看见的那名白熊人就是脑部损伤的例子。他估计只能执行简单的命令,复杂一点的话以他的智力就没法理解了。"

    "好可怜。哦不,那样的话还能上场战斗?"贝迪维尔问。

    "答案很简单,使用药物就好了。"亚瑟说,"幽暗地域,尤其是突厥人的领地里,流传着各种增强战斗能力的麻药。虽然有巨大的成瘾性和毒性,但是有些不择手段都想得到力量的兽人会以身犯险。更别提是一个不用顾他死活的奴隶了。那家伙甚至不用管药量的限制,上场前就被喂服大量的麻药,结果虽然无法控制,却会变成一只狂暴的野兽,仅凭野兽本能来战斗。"

    "听着了,贝迪。变成那种情况的话,那家伙就已经没救了。他只是一部狂暴的杀戮机器,任何人都无法阻止他。再加上白熊人那可怕的再生能力,你是绝对不可能正面战胜的。"

    "想要打赢,只有两个办法。其一,利用远程武器和他慢慢磨,一边小心躲避一边给他放血。其二,还是磨时间,等他的药效过去。药效一旦结束,药瘾自然会让他抽筋躺在地上不能继续战斗。"

    ------------但愿如此。

    完全凶暴化的熊人,有如压路机般辗压过来,目标是把面前的贝迪维尔辗成肉泥。

    "我的名字是什么?!!!告诉我!!告诉我!!!是你抢走了我的名字吗?!杀了你!!!"帕帕一边疯狂地攻击,一边歇斯底里地大喊。

    贝迪维尔一边闪避,一边心里隐隐作痛。面前这家伙固然恐怖非常,但是却又相当可怜。一个人居然被如此对待,连剩下那半点人性也丧失至此,这该是多么可悲的人生。

    眼泪从狼人少年的眼角飞出,他压抑着自己的心情,尽力避免眼泪水迷糊了双眼。一边,他举起光子弓,往帕帕的脚上射了一箭。

    由光剑的引擎压缩过,光箭的输出力和光枪有着绝对的不同。光箭轻易地穿过了熊人的膝盖,在那上面留下一个大洞。

    啪的一声,正在冲锋的熊人跌倒在地。可是在他再次爬起来的时候,他的膝盖已经完全复原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凯不禁叫道。

    "除了魅魔和深海巨魔,**再生能力最好的就是白熊人了吧。"贤者z说道,"明明只是光子适应生物,是什么让他们达到几乎等同于史诗级光子生物的水平呢?这真是个不可解的迷。"

    "哈,哈,哈,哈!!!"熊人越发狂暴地追着贝迪维尔而来。贝迪见被近身到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步了,连忙一手丢下烟雾弹,然后钻进烟雾之中。

    "没用的没用的!!帕帕知道你的味道,帕帕一直记得!!"熊人喊道,一瞬间便来到了贝迪维尔的面前,利爪又如最锋利的刀刃,在贝迪维尔胸前留下四道深深的血痕!

    "哇啊!"狼人少年飞身后退,一直狂奔,和熊人拉开了一段距离。烟雾没有让他占上任何便宜,反而被抓伤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熊人狂暴地叫着,"我认得你!是你!是你!"

    "认得我?"贝迪维尔一阵迟疑,但就在他迟疑之际,对方已经赶了上来,利爪齐出,抓向狼人少年的太阳穴!

    不做些什么的话头都会被削去!贝迪维尔举弓一架,把对方的攻击往上托。熊人的爪子并没有因此而打空,而是一击把狼人少年的右耳抓走了一大块!

    "呜!"贝迪维尔深知不妙,连忙拉了一弓,至近距离的一发光箭在熊人脸上炸裂,把熊人的半边脸炸得露出了骨头!

    "呜呜呜呜呜!!"帕帕痛苦地捂住脸,一边大喊:"为什么要恨帕帕。为什么要打帕帕!帕帕明明什么都依你的,帕帕明明只是想要你对帕帕好一些!"

    这家伙,把以前的记忆和现实混淆了?贝迪维尔一阵诧异,可是耳朵上的剧痛让他没有时间多去犹豫,他连忙往外跑,尽量地拉开距离,并且一边继续射击熊人的双腿,以拖慢对方的行动。

    但是收效甚微。熊人再生得太快了,而且看起来除了脸以外,他的身体几乎不会感觉到痛楚,因此也不会因疼痛而且退缩。是药效的缘故,还是作为奴隶不断受折磨,身体习惯了的缘故?

    这根本就是只打也打不死,镇也镇不住,极恶凶暴的怪物。白熊人,特别是狂暴的白熊人,确实是珍贵的战力,贝迪维尔切身地感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