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失落之于天原 (十九)-光灵行-
光灵行

第916章 失落之于天原 (十九)

    第913章 失落之于天原 (十六)

    在游戏里睡着,到底是怎么一个概念呢,那就如同在梦境之中做着更深的梦,人也堕入了自己内心的深层意识之中,

    这不是第一次,

    在哈尔的内心深处,少年常常地,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

    虽然那身影的本体模糊不清,无法目视,但从轮廓看來,他应该是一名象人,

    "又來了吗,"那声音道,就连他的声音都是模糊不清,难以分辨出是何人,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哈尔只知道这是他认识的人,一个与豹人少年有着密切关系的人,这就足够了,

    而那个身影,此刻正凝神看着面前一片无穷无尽的树海------突厥大沼地的树海,

    连绵不绝的树冠形成了一大片深绿的海洋,每当微风吹拂而过,这些树木便一起耸动起來,如同真正海面上的波浪,

    这副景色,只有从某棵巨树的顶部往外张望,方能一窥,

    ------那是大沼地的圣树,整片巨树林里最高最大的树木,其险峻顶峰上特有的稀世奇景,

    "好美不论看多少次,它都是这样美丽喵,"哈尔凝神看着那片树海,低声叹道,

    "每当看它,内心平静,"那名高大的身影言简意赅地道,

    "哈尔也想真正地怕上圣树,用自己的双眼好好看看这个喵,"豹人少年坐在那个高大身影旁嘀咕道:"可惜哈尔还太小,沒有足够的能力爬上去喵,"

    "你能做到,总有一天,"那个身影却说:"因为你,早已做到过,"

    "嗯,"豹人少年不解地闷哼了一声,

    但是,此时树海的美景,却开始转变,

    黑暗,从天而降,

    如同流岩火雨,咆哮着,尖啸着,落了下來,

    它无情地撕裂这片美丽的树海,沾污生命,带來死亡,

    翠绿开始黯然失色,枯黄取而代之,

    林间无数的鸟兽在四散逃窜,却沒法逃过死亡的魔掌,如同败叶般纷纷坠落,

    那片美丽的树海在顷刻间死绝,只剩下一片黄黑相间,丑陋不堪的腐海,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喵,,"豹人少年失声惊呼,

    "灾难,"高大的身影淡然地道,"即将降临,你要变强,保卫家园,"

    "但那不是我的家园喵---"哈尔看着那片可怕的景色,在想着各种借口,想与事情撇清关系,

    他只是一名七岁的豹人少年,而且身患残疾,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谈什么去保卫突厥,

    那种事情,留给英勇的象人战士们去做不就好了吗,

    "不努力,你会后悔,"那个高大的身影却一针见血地道:"爱它,就付出一切,仅此而已,"

    各种推托的理由正要从哈尔的嘴边说出,但对方的一句话,让豹人少年无言以对了,

    四周的景象开始越发模糊,被黑暗所吞噬,

    哈尔的梦也渐渐醒了,

    晨光自洞穴外射入,透过堵住洞口的大冰块,把洞口一大片区域都着得微亮,时间已经是游戏里的第二天清早了,

    游戏的时间流动是现实的四倍,本來应该无比漫长的晚上,在少年们打瞌睡的瞬间就流逝了,

    哈尔打了个呵欠,习惯性地揉了揉眼睛,他见哈斯基仍然倚在自己肩膀上呼呼大睡,便轻轻摇了摇犬人少年:"哈斯基,快醒醒喵,"

    "嗯,"犬人少年发出一阵拖沓的懒叫,"哈尔,早上好汪,"

    "呵---早啊,"就连卡尔文也被弄醒了,小王子枕在犬人少年的尾巴上睡觉,哈斯基一醒就把尾巴收起來,当然也把鱼人王子弄醒了,

    "哈斯基,快检查你的物品栏,看看能用多少次战技喵,"豹人少年催促道,他们被困在这个山洞里一整晚也够无聊的,是时候从这里逃脱了,

    "呼好吧汪,"哈斯基打这呵欠,伸手点开了物品栏,其他小伙伴也顺势点开物品栏查看自身的状态,

    战技使用状况:

    卡尔文: 冰箭m/冰雾m:12/15

    哈斯基: 臂力爆发:5/10

    自愈强化m:3/7

    哈尔: 强力冲刺:8/10

    精神统一:4/5

    "唉,,"哈斯基失望地惊呼起來,睡意完全消失了:"哈斯基的战技只回复了一半汪,太不厚道了汪,"

    "哈尔的也沒有回满喵,"豹人少年也不满地说:"果然不在城镇里休息就是不行喵,"

    应该说,在夜晚露营,而且只吃了那么一点点食物,战技能回复到这个地步,已经是谢天谢地的事了,

    哈斯基皱了一下眉,但愿这仅有的五发[臂力爆发]能把冰块破坏,带他们出山洞,

    他拿起巨剑,走向冰块,

    "你不试试刚得到手的那把宝剑吗,"卡尔文带着期待地问:"那东西似乎削铁如泥,很适合把冰块碎掉,"

    "不汪,"哈斯基马上否决道,

    从灰雾龙肚子里得到的那把宝剑虽然锋利,但它只是一把标准的长剑,实在太轻了,剑身也相对较短,用它把冰块削掉一部分还可以,但要一举击碎整块巨冰,就需要大剑这类又重又长的武器,

    于是哈斯基手中的另一把铁制大剑就成了不二的选择,

    "都躲远点儿,要开始了汪,"犬人少年双手举起大剑道,

    "等等,再等等喵,"哈尔慌忙凑上來,透过透明的冰块观察着山洞外的情况,

    野狼们还在,

    这群不死心的家伙,在山洞外徘徊了一日一夜,还不肯离去,它们的执念竟会如此之深,真是难以置信,

    当然了,冰块并沒有把洞口完全堵死,从洞口的缝隙透出去的,少年们身上的血腥味,或许就是让这些野狼一直兴奋不止,久久不愿离去的元凶,

    太糟糕了,即使能到洞外去,仍不免要被这群危险的魔兽袭击,

    "沒关系汪,"哈斯基把回城卷轴交给豹人少年:"我们一冲到开阔地带去,马上就用传送术汪,只要这片森林的头目沒有出现,回城卷轴仍然能用汪,"

    "但愿如此喵,"豹人少年不安地接过卷轴拿在手里,其实这才是他最担心的问題,

    他们曾见过这片迷雾森林的主人---那头巨大的野狼王,哈尔光是看就知道自己远远不是那名头目的对手,它给人的威压感甚至比那条灰雾龙还要大得多,

    他们现在的状态并不万全,哈斯基能用的战技甚至只有一半不到(破冰还需要消耗掉一些),要是遇上野狼王以及狼群的围攻,少年们必定会全军覆沒,

    豹人少年眯起眼睛,继续透过大冰块望向洞外,试图从森林的间隙中找出野狼王的身影,

    但他确实找不到,要么是野狼王藏得太深了,要么是它根本就沒有在此处守候,只希望是后者,

    虽然心里充满了不安,但哈尔也十分清楚,继续在这里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唯有打开洞口逃出生天,才能让游戏顺利进行下去,

    "好好吧喵,"哈尔让开身子,退到犬人少年身后:"动手吧喵,"

    "担心也沒有用,我们会好起來的汪,"哈斯基乐观地笑道,凑了上前:"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摆好架式,做好全力挥剑的准备,同时发动战技,瞬间爆发出强大的臂力,把手中沉重无比的大剑刺了出去,

    磅,,------如同轰雷般的巨响过后,大剑深深地扎进大冰块之中,冰块表明出现了粗细不一,明显的裂痕,它把洞外的光线折射成不规则的无数缕,现出彩虹般的美丽幻光,

    "哼"哈斯基双脚蹬在冰块表面,用上全身的气力猛然一拔,把大剑从冰块中抽了出來,

    其时冰块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破损,再來一发,兴许就能把这块巨冰弄碎,

    但山洞外的野狼群也兴奋起來,它们嚎叫着,相互呼应着,哈斯基攻击冰块制造巨响,简直就像在给野狼们摇响早餐的铃铛,

    哈尔更加紧张地观察着洞外的状况,别的野狼还不是大问題,毕竟它们可以通过回程卷轴摆脱,豹人少年不禁默默祈祷,只希望巨响不要引來那头野狼王,

    哈斯基已经再次摆好架势,朝巨大冰块一记冲刺剑,

    磅,,啪啦啦啦啦啦啦,,大剑冲击冰块的巨响和冰块碎裂的声音混杂在一起,组成一阵刺耳的悲歌,加上山洞有着极佳的扩音效果,这声音恐怕在几公里外都能清楚听见,

    哈尔更加担忧了,他们面对的已经不是"希望野狼王不在"的问題了,而是"希望野狼王还沒赶到",那怪物绝对能够听见这阵巨响,它亲自赶过來,只是时间的问題而已,

    "哈,哈斯基,快点喵,"豹人少年连忙催促道,同时打开物品栏,随时准备取出道具,

    "马上就好汪,"犬人少年用全身的力气把大剑从冰块上拔出來,其时冰块上的裂痕越來越多,已经接近完全碎裂的状态了,再送它一记猛击,三名少年就能从山洞里逃出去,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哈斯基回收了大剑以后,一边助跑冲锋,一边举剑猛刺,

    磅啦啦啦啦啦啦,,如同连串惊雷同时炸响,巨大冰块(以及被冻结在冰块里的数头野狼)碎散成无数块破片散射而出,冰屑的风暴从山洞口喷发,一涌而上,把洞口窥视已久的数头野狼扎得血肉模糊,

    "就是现在喵,"豹人少年带头冲出了山洞口,手中的道具已经准备好,在他手臂一甩之下呈抛物线远远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