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8章 分道之于乖离 (十一)-光灵行-
光灵行

第2518章 分道之于乖离 (十一)

    第2518章分道之于乖离(十一)

    与此同时,非洲红海的海面上,石柱林中,曙光号的船长室内。

    "船长大人,船外有异状。"

    "嗯"睡得迷迷糊糊的贝迪维尔随口回答了一句,然而他就是不愿意睁开眼睛。

    "船长大人。"沙船的人工智能导航系统再一次提醒道:"请醒醒。船外有异状。"

    "什么异状"贝迪维尔无奈地醒来,把手臂从空气凝胶床那团略带粘性的奇妙凝胶团块之中抽出,揉了揉眼睛:"有入侵者?"

    "不。有未侵入者,是否敌对尚不明确。"伊芙却说。

    "什么鬼。"听得贝迪维尔一头雾水。

    "请到甲板上观察,并按情况下达指令。安保主任已经在甲板上等候。"伊芙又道。

    安保主任又是什么鬼,虽然贝迪维尔想这样问,但一旦要伊芙回答肯定又会特别啰嗦,狼人青年干脆不问了,匆匆地下床穿好衣服就往外跑,很快就来到了甲板上。

    "哦,原来你小子就是伊芙口中所说的安保主任啊。"看见在甲板上等候的火枪手纳特,贝迪维尔不禁哼道。

    "别问我,明明是你这船的导航系统强行塞给我的头衔。"纳特也白了贝迪维尔一眼。这家伙依然是全身金属骨架的模样出现在狼人青年面前,虽然好歹是有穿上衣服,但他那金属骷髅头的脸在大晚上看起来蛮吓人的,要是船上的小孩们看见,估计会被吓尿。

    不过伊芙说得似乎也没错,纳特身上装备了特殊的扫描仪,可以检测到运上船的物质里夹带的生物,最近一段时间他们都是拜托纳特来检查运过来的货物------为了防止上次有怪物入侵曙光号的事情再次发生。

    "所以说,入侵者到底在哪里?"贝迪维尔不禁好奇地问。

    "入侵者也不算是入侵者。它在那里。"纳特举起手,指了指天空。

    这个时候狼人青年才注意到在空中盘旋着的一个暗红色的影子。本来在这种大深夜里他们是不可能看清天空中飞舞的东西,但因为那个东西本身就发着红色的微光,在晚上反而格外地显眼。贝迪维尔眯起眼睛,仔细地看了一下,发现那东西其实是一只鸟儿。

    大鸟儿。看样子是某种猛禽,可能是一只鹰。红色的鹰?

    且不提那只红鹰浑身的羽毛在发光这种奇异的事情,那只红鹰竟然还全身穿着金色的盔甲?那身盔甲应该是专门为这只红鹰订制的,不仅仅是合身那么简单,还设计得极其精巧,让老鹰在展翅飞行的时候翅膀既受到盔甲一定程度的保护,又不会被那身盔甲限制了行动。

    "荷露斯"纳特突然说。

    "哈?"

    "胸口的盔甲铭牌上刻着的字,大概是那只鸟的名字。"纳特说。

    "你从这个距离就能看到盔甲上刻着的字??"狼人青年不禁有点吃惊,可是回头一想,他为什么要吃惊呢,纳特那家伙不过是个人造人而已,眼睛就是高性能的**,能把远处的画像放大仔细观看,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荷露斯吗"贝迪维尔于是又抬头望着在沙船上空盘旋的那只盔甲红鹰,"魔兽也不像是难道说是谁养的宠物鹰吗?"

    "既然是那样的话它就是被派过来传递信息,或者来侦查我们这艘船的咯?总之是来者不善。"火枪手纳特哼道,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它的主人似乎不在附近,说不定正远距离操纵着它的行动。"

    贝迪维尔则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大不列颠战舰---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可是战舰那边并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和这只红鹰没有关系。

    "它来了,小心。"纳特又说。

    就在这个时候,在空中盘旋的盔甲红鹰突然降低了飞行高度,朝甲板这边降落。因为曙光号现在只剩下一个[生活模块](战斗模块在之前对莫比迪克的战斗中损坏了还没有修好),没有绿植区在,只有一个光秃秃的甲板,红鹰降落的时候贝迪维尔他们可谓无遮无掩,必须在这个平坦的甲板上面对红鹰。说实在的狼人青年还真有点紧张,生怕和这种来历不明飞行生物打起来的时候会吃亏。

    "船长大人,要对这个生物进行驱逐吗?"随着盔甲红鹰的接近,伊芙问。

    "算了吧,只有[生活模块]的你也做不了什么。"狼人青年却说。他从盔甲红鹰那矫健的飞行动作中看出,那确实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的猛禽。即使这时候伊芙召来一批魔像试图驱逐红鹰,估计也只是越帮越忙,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而这种时候贝迪维尔最怕的就是有人来添乱。

    看样子只能由他贝迪维尔和火枪手纳特做点什么,阻止眼前这头猛禽的入侵了。

    然而------

    咚。红鹰干脆利落地落在甲板上,落地时甚至还略带调皮地在地面上跳了几下。

    "噫!"它发出老鹰特有的尖啸声,然后歪头看着贝迪维尔。

    "想干什么?"贝迪维尔充满警戒地退后了一步,却看不出眼前这只雄鹰有任何攻击的意图。

    "噫!!"红鹰拍着翅膀又跳了几下,老鹰的爪子非常孔武有力,在甲板的坚硬地面上敲出连串的咚咚声,贝迪维尔甚至担心红鹰跳动时爪子会在那金属地板上留下花痕---尽管最后并没有发生这种事。

    "到底想干什么?"从来没见过一只鹰会做出这种动作,贝迪维尔都看懵了。虽然是雄伟的盔甲红鹰,但眼前这只猛禽其实也只是比普通的老鹰稍微大了一圈而已,站在那里还没有贝迪维尔膝盖高,身上也没有带什么武器,似乎并不具有太强烈的攻击性。它在贝迪维尔和纳特面前跳来跳去是为了干什么?装可爱吗?

    "腿上也没有绑着信盏,应该不是来送信的。"纳特低声哼道:"这只鹰有主人倒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到底是谁派它来的?"

    "噫!叽噫!!"红鹰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来回扑腾得越发激烈,耸一下肩又歪一下头,然后又一耸肩,朝另一侧歪头,似乎在极力想引起贝迪维尔的注意。

    "所以说你到底想干什么,蠢鹰?"狼人青年不禁失去耐心了。当他不耐烦地想动手把红鹰赶走的时候,突然又注意到了红鹰的脚。

    那奇怪的颜色是怎么回事?鹰爪上的皮肤是充满金属光泽的靛蓝色,这个颜色,贝迪维尔以前似乎在哪里见过。

    "额,对了。"他不禁闷哼道。

    确实见过。不久前帕拉米迪斯不就带回来过一只红色的雏鸟,那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小鸟的爪子也是这种充满金属光泽的靛蓝色。

    "该不会"狼人青年皱起眉头,"之前帕拉米迪斯救回来的小鸟是这家伙的孩子?"

    "哈?"纳特一头雾水地看着贝迪维尔。

    "那时候你不在场,当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了。"狼人青年哼道:"对了,原来如此,这家伙是过来找自己的孩子吗。怪不得急成这样子。帕拉米迪斯那家伙净会做多余的事情呢。"

    "伊芙,帮我联络大不列颠的人,问问之前送去保护的那只雏鸟的下落。"贝迪维尔吩咐道。

    "明白了,船长大人。已发出通信请求。"船的人工智能导航系统答道。

    "那么,"狼人青年一屁股坐在甲板上:"你就在这里耐心等等吧,红鹰先生。"

    "为什么你如此确定它是[先生],不能是[女士]吗"纳特在一旁吐槽。

    "啰嗦。"贝迪维尔哼道。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的爱丁伯尔格,凯亲王的宅邸别院里,一个房间中。

    "毛毛,晚安汪"犬人少年哈斯基摸了摸床边桌上红色小鸟的头,然后自己缩进被窝里。

    "唧!"可是小鸟并没有安分地待在自己的小窝里睡觉,而是跳到床上,一屁股蹲在哈斯基的头顶。

    "不行啦,已经很晚了,哈斯基要睡觉,不能陪你玩汪。"犬人少年哼道:"煞星叔叔,毛毛又来骚扰我睡觉了,你想个办法吗汪。"

    "懒得理你们,自己想办法去。"在窗边懒洋洋地躺着的金色小蜥蜴哼道,当然那只是星辉龙煞星为了方便行动而变成的模样。他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又缩成一团继续睡,甚至还装模作样地打起假鼾。

    "煞星叔叔真坏汪。"哈斯基哼道,然后一手捧起压在他头顶上的小鸟,挪到枕边:"毛毛,我们可以一起睡,可是你得安分点汪。"

    "唧!"小鸟叫道,然后闹着玩似的用尖尖的小嘴啄了一下哈斯基的小狗鼻子,老实地窝在犬人少年的枕边。

    "毛毛晚安,明天再玩吧汪。"哈斯基揉了揉鼻子,打了个呵欠道。

    "唧!"红色的小鸟亲昵地叫道,老实下来。

    也就在此时,有谁敲起了房间的门。

    "哈斯基,睡了吗?"

    "还没怎么了汪?"本来已经合上眼睛的犬人少年从床上爬起来。

    "抱歉这么晚了还吵醒你,"凯亲王推门而入,"你负责照顾的那只宠物小鸟,我们可以带走吗?"

    犬人少年的耳朵动了动:"什么?要带走毛毛吗汪?"

    "嗯。似乎是它的父母来找它了。"凯亲王道:"总之我先把它带走了,可以吗?"

    "可是,毛毛他!"犬人少年撅着小嘴哼道。

    "唧!"仿佛意识到什么,小鸟从哈斯基的枕边跳起,落在哈斯基头上,跳了几下------仿佛在向哈斯基道别。

    "毛毛,别走汪!"犬人少年伸手想去抓住那只红色的小鸟。它是这段日子里他唯一的玩伴,舍不得也是当然的。

    "让它去吧。"煞星却阻止道,"孩子就是要待在父母身边才会幸福。这对谁都好。"

    这句话仿佛刺中了哈斯基的死穴,他全身僵住了,也没有继续伸手去抓取那只小鸟。红色的小鸟则扑腾着它羽翼未丰的小翅膀,半飞半跳地落在凯亲王的肩膀上,转身又对哈斯基哼唧了几下。

    "好吧,毛毛。再见汪。"犬人少年委屈地道,语气中充满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