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6章 烬灭之于黎明 (二十八)-光灵行-
光灵行

第2096章 烬灭之于黎明 (二十八)

    第2097章  烬灭之于黎明 (二十九)

    看见白熊人那个奇妙的反应,帕西瓦不禁哼笑道:"你躺在台子上,用台子四角的皮带把自己绑起来吧。记住捆得牢一点。左手的扣子是自动扣上的,也就是说最后才把左手放在那里就行,它会把你的左手扣住的。为什么会有这个设计,你应该懂吧?这是为了防止使用者在训练过程中受到惊吓而梦游般的手舞足蹈,把周围的设备弄坏。既然要对自己用刑,就要先把自己先绑牢,不是吗?"

    "这------"白熊人额角上冒出一大滴冷汗。

    "你也可以试着不把自己绑起来,我不勉强你。"圆桌骑士冷笑:"但如果你在训练中途不小心手舞足蹈把器材弄坏了的话,记得赔偿修理设备的费用。中断了的训练视同你主动放弃,后果会变成怎样,我想你应该能猜到吧?"

    伊莱恩不说话了,他那表情几乎是委屈得要哭出来似的。

    "那么再见咯,祝你有个愉快的好梦。"帕西瓦推门而出:"又或者,祝你有个恐怖的噩梦?"

    铁门砰的一下关上了。

    正如圆桌骑士帕西瓦所言,铁门会自动上锁,不到八个小时无法打开。伊莱恩就这样被困在这个略带下水道臭味和血腥味的小房间里了,陪伴他的只有一椅一桌,一个行刑台般的钢铁长台。房间内部只有一盏昏暗的工业壁灯,光源只够勉强照亮半个房间,那个长台的大半都是隐没在昏暗之中的。斜放着的长台下端有一些不知道是水迹还是血迹一样的痕迹,存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却因为地下室的轻度潮湿的环境而久久未曾干透。

    正如帕西瓦所言,这里没有人负责监控,也不会有人看到伊莱恩都干了些什么。接下来该怎么做,全看伊莱恩自己的意志。没有人会强迫他面对最为恐怖的噩梦,但要是他从这里逃走的话,他恐怕永远都不会变得更强吧。

    为了变强,必须面对黑暗与恐惧吗。

    为了变强,必须先忍受莫大的羞辱吗。

    白熊人深吸一口气,打定了主意。

    没有什么好怕的。

    白熊人红着脸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已经处身于幽暗之中的他,即使一丝不挂,也不会有人看到他的丑态吧。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把衣服脱掉,至少没有脱掉裤子。他知道现在的他肯定无法承受那长达八个小时的恐怖噩梦,在这段期间他一定会无数次地被吓得失禁,他的下半身一定会脏污横流。

    所以他老老实实地在桌子上放下那只装着换洗衣服和纱布的袋子,把手伸向那堆叠得很整齐的纱布,把一捆干净的纱布捧在手中。

    他知道自己用上这个的时候,就相当于同时会把自己的羞耻心也一并丢掉了。都已经是大人了,竟然还不得不用上这种东西。然而这个小黑房里不会有任何人看到他有多羞耻,所以他已经不在乎了。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东西可以再失去了。

    一无所有的他,为了达成唯一的愿望,即使要他全身赤果地跑在闹市之中,受尽人们的嘲笑,他也不会再觉得丢脸吧。

    不,恐怕还是会觉得丢脸的。只不过是咬紧牙关忍耐过去而已。然后他会找一个没有人看得见的角落,狠狠地大哭一场。

    "嗯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暗中穿出白熊人撕心裂肺,始起彼伏的惨叫声,同时夹杂着结实的皮带被拉扯时发出的轻度撕裂声。

    在一片几乎看不见物事的幽暗之中,一个肥胖的白色身影在挣扎,仿佛在接受刑罚。不管他怎样挣扎,那些紧紧捆住他四肢的皮带也不会被挣脱,反而深陷进他的手脚的皮肉内,把皮肉都割伤。他头上盖着一个金属盔,那东西把他眼睛以上的部分都遮盖住了。而那东西以下的部分,白熊人的整张脸都在痛苦之中疯狂扭曲,眼泪鼻涕横流。他在痛苦中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烂了,血液伴随着口水一起淌下,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傻子。而在他那因有额外衣物而膨胀的胯下,有一片略深的颜色在不断扩散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战舰------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医疗室内。

    "什么?"康士坦丁闷哼了一声,"听着,我好忙的,伊莱恩到哪里去了关我什么事?那小子失踪了你自己不会去找吗?为什么要来问我?"

    话筒另一头也传来了贝迪维尔的闷哼,狼人青年拖出长长的一声低哼之后才道:"伊莱恩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他失踪了你难道一点都没有感觉?"

    "那前提必须是他真的失踪了。"康士坦丁吐槽道:"是他亲口告诉你的,他是出去修炼,隔一段时间之后才回来。他也没有长时间消失行踪,至少没有过四十八个小时。他才离开了那么一两个小时而已,你用得着那么紧张,这就开始到处找他吗??我实在无法理解。"

    "有那么难理解?"贝迪维尔于是再次强调道:"他带着换洗的衣服出门了,而且还带着大量纱布出去。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出去修炼,这一点本来就很可疑。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是被人骗了,而且很有可能会在外面遇到危险。伊莱恩这小笨蛋太容易相信他人了,所以才会吃亏。等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再来想办法救他,估计已经太迟了。所以我才联络你的,希望你能想个办法啊!"

    "啧。"康士坦丁略带厌烦地哼唧了一下:"贝迪维尔先生,有时你真是比老妈子还烦。怎么啥都想管呢?就连伊莱恩都说了叫你不用管他,你这样紧咬着不放,就有点不识趣了。"

    "我只是预见到暴风雨的来临,打算未雨绸缪而已。"贝迪维尔哼道:"反正真正发生了什么事,伊莱恩失踪了的话,麻烦到的还是我。结果还是得由我带人去救那小子,不是吗?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而那小笨蛋即使吃过亏也还总不知道学乖。你身为他最好的朋友,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不担心。"康士坦丁冷冷地说:"如果那小子被人骗过一次还不知道学乖,那他再被骗了,陷入什么险境之中,也是他咎由自取。我才不会去帮这种活该遭罪的笨蛋呢。"

    "好无情。"

    "但是我相信伊莱恩。"康士坦丁继续说:"即使是他那样的小笨蛋,吃过一次亏,还是会汲取教训的。他不可能一辈子受骗,也不可能连谁值得相信,谁不值得相信,都分辨不清。所以你也相信一下伊莱恩好吗?他不会一直那样愚蠢,也不会一直那样幼稚的。他是大人了,知道怎样照顾好自己的。"

    "这个嘛"贝迪维尔暗叹道:"有时候我觉得那小子根本就是个小孩,还没有成年呢。即使**已经成熟到可以成为大人了,但他的心里年龄始终停留在小孩子的阶段,这些年来都没有怎么成长过,不是吗?"

    听见狼人青年的吐槽,圆桌骑士康士坦丁陷入了一阵沉默,没有正面去回答这个问题。

    "你知道吗,贝迪维尔先生?"康士坦丁突然幽幽地说道:"你或许是对的。"

    七年前,当亚瑟王等人在狐人族的研究所里见到伊莱恩的时候,据说白熊人正处于被冰封的状态。那时候的伊莱恩大概就只是一名孩子,而且天知道他被冰封了多久,在这之前又遭受过怎样残酷的对待。

    从敌人的地盘里,从敌人的研究所之中带回完整的被冰封的白熊人,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当时他们就把伊莱恩头以下的部分破坏掉了,只带回了白熊人的头。

    当亚瑟王等人把只剩下一个头的伊莱恩带回大不列颠,并让康士坦丁把伊莱恩的脑袋缝接到一头棕熊的身体上去之后,伊莱恩实际上只是因为那头棕熊的身体是成年的,而"被迫"成年。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知道伊莱恩的真正年龄有多大,从表象上看,人们也只能看到白熊人的头装在一头成年棕熊的身体上,而觉得伊莱恩是个成年人。如果伊莱恩的身体是他原来的白熊人的身体,而不是现在这个棕熊的身体,天知道白熊人伊莱恩到底真正有多大?

    "好像帮伊莱恩取回他原本的身体。"康士坦丁突然叹道。

    "什么?"

    "现在的伊莱恩之所以会笨手笨脚,战力低下,全都是因为他在这段时间里还一直使用着不属于他自己的躯体,当年被霍尔大公爵砍头的那具棕熊的躯体。如果伊莱恩拥有他原本的熊人,哦不,龙人的身体,情况可能会完全不一样。"

    "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贝迪维尔哼道:"伊莱恩原本的身体被冰封起来,然后被亚瑟破坏了。那头以下的身躯应该伴随着冰块的碎裂而散落了一地,变成无数碎肉块。在那次潜入之后,他们还进行过第二次的潜入,而且在第二次潜入的时候用高能光子*把狐人族的研究所整个炸掉了。那样一来,即使伊莱恩碎散了一地的躯体还冰封着没有腐坏,它们的碎片也应该伴随着研究所的爆炸而被炸成了飞灰,又怎么可能剩下半块碎肉?"

    康士坦丁托着腮,神秘地低哼道:"这个嘛就比较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