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5章 耀世之于日轮-光灵行-
光灵行

第1805章 耀世之于日轮

    第1781章 裂变之于魔影(十九)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的某处。

    ------不,不对。不是大不列颠的某处,应该说是未知区域的某处。

    "呃嗯……"忍受着剧烈的头疼,犬人少年哈斯基从地面上爬起,他却发现自己所在的,是一片无法言喻的神秘的黑暗之中。

    ------[深渊]。

    这个奇妙的词汇从他的脑海中直接冒出,仿佛有谁在冥冥之中告诉他一切。

    周围的一切都是漆黑无边的,地面连反射光芒都不会,而哈斯基却能清楚看到他自己。应该说,他除了他自己以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周围的一切都被一种漫无边际的黑暗所包裹着,没有地板,没有天花,也没有墙。

    犬人少年皱了皱眉头,试图整理思绪,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种诡异的地方。然后他记起来了,就在不久之前,当夜魔哈里哥哥把那个灰白的巨人的核心毁灭掉的时候,有一个黑色的球状物突然膨胀,把周围的一切都吞噬。

    当时的哈斯基刚想冲过去救他的小伙伴哈尔,以避免哈尔被黑色的不明空间吞噬。但他还是迟了一步,又或者说球体的膨胀比他想象中更快,他被吞进这个黑色不明空间之中了。

    所以,这个[深渊],就是那个快速膨胀的球状空间的内部吗?

    哈里哥哥应该是最早被黑色球体吞噬的,他到哪里去了?

    哈尔呢?

    带着满腹疑问四下张望,哈斯基好不容易在一片连距离都无法判断的漆黑之中,远远看到了一个光点。金色的光点似乎在指引着哈斯基过去。

    犬人少年没有别的选择,只好急奔过去。他跑了几步就发现那个光点在快速扩大,他和那个光点的距离实际上没有看上去那么远,只是因为那个光点忽明忽暗,闪烁不定,才让哈斯基产生了视觉误差。

    然后他看见了,那个光点的实体其实是躺在地上负了重伤的哈里哥哥。

    "哈里哥哥?"犬人少年加快了脚步向前奔去,却一脚踩在某个圆柱形的东西上,扑倒在地。他揉了揉撞疼了的狗鼻子从地上爬起,有点郁闷地看了看绊脚的那个东西。那竟然就是亚瑟叔叔送给他的那柄光子短剑。

    哈斯基捡起光剑的柄,走过去和夜魔哈里汇合。

    "哈里哥哥?你还好吗汪……?"他看了看那名燕尾服的少年。

    "嗯……"夜魔的状况并不乐观,在被这个黑色空间吞噬之前他就已经失去了双臂。

    在最后的那一下攻击中,他使用的还是自己的一条腿。他以自己的一条腿踢碎了灰白色吸魂巨人胸口裂缝中的血红眼眸宝珠,但他的腿不免还是会接触到灰白巨人的身体。而对方却是拥有吸魂能力的怪物,仅仅是接触到并经过一定的时间,就能够把魔力从夜魔的肢体里抽取出来,导致身体毁伤。

    哈里不仅仅失去了双臂,现在还失去了一条腿。在伤势恢复过来、四肢再生之前,他无法战斗。

    "哈斯基吗……"夜魔脸色惨白地转过来,看了看犬人少年一眼,满脸的失望:"为什么连你也被牵连进来。死在这里的明明只有我一个就够了……"

    "哈里哥哥你在说什么汪?"犬人少年惊道:"你怎么可能会死呢汪!振作一下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汪?哈尔又跑到哪里去了汪?"

    "他不是你认识的哈尔……"哈里咳则血低声说道:"他的身体或许已经被主子们占有了……他再也回不来了……"

    "你在说什么啊,哈斯基不懂汪!"犬人少年急了,"哈尔怎么可能回不了汪?哈里哥哥你快想办法救救哈尔啊汪!"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这事我也无能为力……"他的脸上挂着困惑。

    "哈斯基不管汪!快点救救哈尔汪!"犬人少年却不顾一切,撒娇似的哭闹道。

    夜魔哈里一阵沉默。然而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说道:"我原本只是监测者,即使知道再多也不应该把这件事说出来的。但是听着。你们兽人并不是他们想要的。你们只是一个临时的容器,当他们达到目的以后就会抛弃。如果你能证明给他们看,侵占你的朋友的身体是弊大于利的行为,那么他们或许就会知难而退了。"

    犬人少年歪着脑袋在听,显然没懂。但是不管他有没有听懂,已经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他的身后了。

    在这片一望无际的深渊黑暗之中,有谁出现了。

    或许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整顿,那名自称为"乌杜鲁克拉克鲁苏萨尔萨歇斯"的半人兽耳少年,再次若无其事地出现在哈斯基等人面前。

    "区区奴才,竟敢打乱我们的计划。罪该万死。"他平淡自若地说。

    然而那平淡得甚至没有半点语气起伏变化的话语,却让哈斯基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因为他总算是清醒了,也总算是知道了,出现在他背后的那名半人兽耳少年根本不是他认识的哈尔,而是另有其人。

    ------某种自称为主子的,高高在上的存在。

    "嗯……"哈里没有多说就在自己身体周围释放了一个强力的防护结界。他下手得够快,刚好赶上了那名半人兽耳少年的攻击。对方的刺剑咚的一下打在这个结界上,被弹开。从结界上迸射出来的雷电则让那名叫做乌杜鲁克的少年警觉性地退后了好几步,似乎生怕这结界之中还有诈。

    "他暂时攻不进来,但这都是暂时性的。"夜魔哈里转头看着哈斯基,一脸认真地说:"听着,孩子。我伤得很重,没有一段时间的恢复,就连动都动不了。原本我只是想在这里等死,但既然你也被牵连进来了,我就有义务去保护你。我现在这副身体确实什么都做不到。但是可以想办法把我的力量借给你,如此一来你至少能够自保。"

    "可是------"哈斯基略带恐惧地看着渐渐走近的那名半人豹耳少年。接受了夜魔哈里的力量,也就代表着哈斯基是这里唯一一个可以和那名半人少年抗衡的人。这也意味着哈斯基必须击败乌杜鲁克。

    而伤了这名叫做乌杜鲁克的半人少年,也就代表着伤了豹人少年哈尔的身体------

    哈斯基吞了一口唾沫。

    "还在犹豫吗。"哈里却催促道:"你必须打败他,才能让你的朋友夺回被那群人占用了的身体。你必须打败他,我们才能得救。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哈斯基皱了皱眉头。虽然道理他也懂,而且为了生存下去也必须这样做。但是要他和昔日的小伙伴战斗,还是以这种形式,哈斯基仍然觉得十分为难。

    咚!咚咚咚!!防护罩外的那名半人兽耳少年仍然在不断地用骨之剑鞭敲打着这个防护罩。护罩虽强力,也开始不断崩裂,估计很快就会失效。

    "你不需要杀死他,适当地给予伤害就行了。"哈里急道:"快点动手!"

    "呜……好吧汪!"几番犹豫之下,哈斯基终于还是点头道。

    等的就是这一句话。夜魔哈里突然化作乌鸦的外形,落在犬人少年的肩膀上。很快地,他以更夸张的形式变化着形体,化成了类似于胸甲一样的装备,附着在犬人少年的身上。哈里身上分离出来的金色羽毛也落在了哈斯基的光剑上,那柄光子短剑的外形也有所变化,剑刃更由火红色的光子刀刃变成了纯能量组成的金色雷电剑。

    "在彻底完成再生之前,我无法以人的形态行动。但我可以把魔力借给你,让你有更高的机动力和攻击力。但我只能帮你到这个份上,战斗的技巧我没法教你,只能由你随机应变。……尽可能拉开距离地战斗吧,说不定时间拖久了,援军就会来救我们。"

    当然,[会有援军来]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夜魔哈里心里清楚得很。他之所以会这样说,只是为了帮哈斯基缓解心理压力而已。

    事实就是,就连哈里都不知道该怎么逃出这个漆黑的[深渊]。这个地方已经类似于强力的黑幕结界,外界是干涉不到的,只有由他们从内部把结界的发生源破坏,才能逃离此处。

    咚!在那名半人兽耳少年"乌杜鲁克拉克鲁苏萨尔萨歇斯"的猛攻下,防护的结界终于还是不堪重负,碎裂了一地。

    哈斯基从结界里跳出来,举起剑与他的对手对峙着。

    "把、把哈尔还给哈斯基汪!"犬人少年战战兢兢地道。

    "区区奴才,凭什么命令我。"那人却肆无忌惮地活动着筋骨,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你们什么都不懂。这个星球上的一切都是我族的。魔族是我族的所有物,你们兽人也是我族的所有物,就连人类也全是我族的所有物。你们这些奴才,只是为了让我们归来而准备的容器。区区一个容器还那么多要求?"

    哈斯基没有回答,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也罢。反正你们绝对逃不出这里。就让我送你们下地狱吧!"对方猖狂地笑着,急速冲向哈斯基,手起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