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1章 交错之于际会(二十六)-光灵行-
光灵行

第1671章 交错之于际会(二十六)

    第1663章 交错之于际会(十八)

    在开罗黑市西面的另一个角落,有一间诡异扭曲的黑色屋子。

    屋外,就连围墙都是用特殊的黑色砖墙砌成,光秃秃的院落上没有种植半点花草,仅剩一片龟裂的荒地,让人不禁怀疑这个院落的存在价值。

    然而这片院落即使不种植花草,它还是起着它独到的作用:把路过此地的游人吓走。这荒凉的院落把这个黑色屋子衬托得如同一个闹鬼的鬼屋,再加上黑色围墙上那又长又扭曲的钢铁尖刺,整个区域堆砌出来的恐怖感已经够让大部分好奇人士止步了。

    然而宝石女王罗塞塔带着帕拉米迪斯朝这个奇怪的黑色屋子走去,她是故意而为之的。她要找的那位占卜师,一定就住在这诡异的黑色屋子之中吧。

    看到屋外的这片光景,大猫不仅没有觉得害怕,心里反而流露出几分鄙夷。占卜师呢。且不提这个所谓的占卜师到底是真是假,她把屋子布置得如此神秘,这样明明是在故弄玄虚,好让人相信占卜的真实吧?这一切看上去真是太假了。

    尽管如此,帕拉米迪斯还是相信罗塞塔。又或者说,他相信罗塞塔的"能力"。对方是个骗人的占卜师的话,宝石女王罗塞塔的听觉一定能够察觉到什么才对的。

    ……也就是说,那占卜师是真货咯?真的有占卜能力,可以预知未来咯?

    对于这一点,大猫仍然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他仍然不相信占卜这种迷信的东西。

    "在见到占卜师之前我先跟你说清楚了。"罗塞塔走到大屋子门前,还没有去敲门,就压低声音对帕拉米迪斯说道:"我知道你在怀疑占卜的真实性,也知道你会在占卜的过程之中试图找到突破口,以质疑占卜师。但是我对你说,这一切都是不必要的。而且这位占卜师的个性非常记仇,要是你把她惹怒了,她恐怕以后都不会帮你占卜了。所以我在这里诚恳的求你,进屋子里去以后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好吗?"

    "呃……这样啊……"帕拉米迪斯感到很为难。他的天性本来就比较执拗,要是看到让他不爽的事情,很难忍住不说出口。要是让他察觉到占卜师一些很明显的骗人手法,难道真的要他默不作声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不要,真的不要。"罗塞塔于是又一次恳求道:"等一切都结束以后,我相信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而且我保证,你绝对不会失望的。所以在那以前,请你保持沉默,好吗?"

    "好吧……我会试着办到……"帕拉米迪斯低声嘀咕道。

    "你要我用什么东西把你的嘴巴塞住吗?"罗塞塔当然也察觉到大猫的口不对心,所以她开玩笑似的说道。

    "最好把我整个捆起来,再上个嘴套。"帕拉米迪斯于是也开玩笑般回答道。

    罗塞塔没好气地一摇头,伸手去敲了敲门。

    "门没锁,进来。"敲门的瞬间,屋子里面就传来一个略微模糊的人声,仿佛那人早就察觉到、或者预料到罗塞塔和帕拉米迪斯的到访。

    "有趣。"虽然没有说出口,帕拉米迪斯却开始下意识地抗拒着那名占卜师的每一个举动,试图从中找出对方的破绽。

    门没锁就代表对方能够预知未来,知道帕拉米迪斯和罗塞塔会在这个时分过来找她吗?明显不。或许她从来就不锁门。又或许屋子大院外偷偷装了监控**,帕拉米迪斯他们接近的时候,屋内的人早已一清二楚,并且把自动门解锁。

    罗塞塔推门进去以后,大猫不禁掩鼻。古老的黑色大屋之内传出一股让人窒息的霉味儿。不过或许它实际上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大猫本来的嗅觉就强大,酒后嗅觉更是强化到了比平常更高的水平而言。

    屋子大厅之内又暗又阴森,在那里坐着一名女人,似乎是中年妇女,但她的大半张脸被黑色的天鹅绒兜帽遮住,帕拉米迪斯无法判断出她的年龄。

    "坐下吧。"

    但是那位占卜师说起话来非常之平稳缓慢,甚至可以说是有气无力,就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迟暮老人似的。这让帕拉米迪斯确信了,这位占卜师的年纪一定已经非常之大了。

    都已经上了年纪了,就安心养老群啊,别来招摇撞骗好吗?------帕拉米迪斯眼皮垂下了一半,下意识地表现出一副鄙视的神色。他理所当然地被宝石女王罗塞塔白了一眼,狠狠地。

    "我知道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所以我就不问了,长话短说------把你的手递给我看看。"占卜师朝帕拉米迪斯摊开一只手,她的手上去戴着黑色的丝绸手袜,一点肉都不露,还是颇为故作神秘的样子。

    "呃,所以你要看我的手相咯?"帕拉米迪斯满脸滑稽地说:"这手相真的看得出来吗?我这手可不是正常人类的手,而是带着肉球的猫爪子哦?"

    罗塞塔又白了帕拉米迪斯一眼,恶狠狠的。她已经打算在大猫说出什么失礼的话之前阻止他了,就差那么一点点而已。

    "不是要看手相。把你的手递给我就好。"占卜师说。

    对方的说法倒是新鲜。这下可好,大猫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吐槽的地方了,而对方又这样态度强硬地问他要猫爪子,帕拉米迪斯不配合都不行。

    "好吧。"帕拉米迪斯把自己的右手递过去。

    占卜师脱下了自己的黑丝手袜,露出一只白皙嫩滑的玉手,突然抓住了帕拉米迪斯的大猫爪子。

    "嗯……?"豹人战士感觉到有点奇怪。不,最奇怪的不是对方的那只和其年龄远远不符的玉手,手部保养做得好的话,老人的手也可以很漂亮------最奇怪的其实是,帕拉米迪斯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凉!

    那种冰凉恐怕不是物理性质上的冰凉,更像是一种冷颤灵魂的感觉,一种精神上的压力。

    占卜师用来抓住帕拉米迪斯的那只纤纤玉手,明明应该软弱无力,就像一名老妇人应该有的那样;但是它抓住帕拉米迪斯以后,大猫却感觉到如同被钢钳死死地钳住了一般!然而那也至少感觉,实际上占卜师并没有用力抓住帕拉米迪斯的手,只是轻轻地握住?

    明明不应该冷,却又感觉到了冷澈。明明只是被轻轻抓住,大猫却感觉到如同被钢钳用力钳住。为什么精神上与实际上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反差?

    ……难道这是,某种催眠术吗?

    大猫还在犹豫该不该把手抽回去,占卜师那边却已经得出了结论,放开帕拉米迪斯的手:"太迟了。你们要找的那件物品已经失落,从一人之手转至另一人之手。"

    "该死的。"罗塞塔甚至都没有怀疑过占卜师的话,直接就是一句低声的咒骂。

    "然而这一切未算太迟,还有取回你们要寻之物的可能性。往南方走吧,你们在路上遇到的第一位贵人,就是帮你们取回失落之物的关键。"

    "明白了。感谢你,勒诺曼婆婆。"宝石女王罗塞塔从椅子上站起来,"那么,情况紧急,恕我们无礼,先告辞了。"

    "嗯,再见?"帕拉米迪斯也从椅子上站起来。虽然还有点不明不白,但是大猫心里其实很庆幸可以尽快远离这个装神弄鬼的老婆婆。

    "在桌子上拿去一块水晶。你们会需要它的。"那位占卜师勒诺曼婆婆又说。

    豹人战士有点不想听这位装神弄鬼的占卜师的话。然而宝石女王罗塞塔转过来瞪了帕拉米迪斯一眼:"你在干什么?勒诺曼婆婆叫你拿一颗水晶,你就拿啊。从刚才起婆婆所做的占卜都是以你为中心的,水晶也得由你来拿着才会有效。"

    "可是------"大猫真的无法相信一颗小小的水晶会对他们接下来的行动会有什么影响。如果只是指示方向的话,按着去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帕拉米迪斯他们也毫无头绪,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找起。但是,大猫认为连这点细节都要按照占卜师的指示去做,拿了这颗水晶,就等同于他也认同占卜这种迷信得要死的事情了。

    作为男人,有些事情是不能妥协的。

    "只管按照婆婆的指示去办啊。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问题。"罗塞塔又加重了语气说。这已经不是请求了,而是某种命令了。

    大猫这才醒觉,要是亘古尼尔丢了,就等同于藏在亘古尼尔内部的非洲之心也一起弄丢了。而这红宝石非洲之心或许正是斯芬克斯老爹用来制造某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重要原材料之一,要是宝石落在斯芬克斯手里,或许会有千千万万的人因此而死去。

    帕拉米迪斯知道,作为男人,有些事情是他不能妥协的。但是那也仅仅是在影响范围局限于他一个人身上的时候。要是因为他那愚蠢的执拗而最终导致无数人死去,责任就沉重得多了。帕拉米迪斯原本无法妥协的事情,他也必须低下头来妥协了。要是他的行为能够阻止几百万的死亡,让他迷信一回,又如何?

    大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做出他极其不愿意的做违心之事。他从桌子上拾起了一块小小的水晶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