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0章 交错之于际会(二十五)-光灵行-
光灵行

第1670章 交错之于际会(二十五)

    第1662章 交错之于际会(十七)

    只是一瞬间,越过了光学迷彩的结界的帕拉米迪斯马上看到了街道上一副完全不同的风景。

    开罗的黑市,一如既往地繁华。夜幕已经低垂,处处张灯结彩,好不华丽。

    经历过一天的辛劳,商家们刚吃完晚饭充足了电,又开始精神焕发地叫卖起来。一声紧接着一声的吆喝,让这个本来应该偷偷经营的非法黑市充满了奇妙的生机。

    黑市里人来人往,在此地做着买卖的投机分子和各路买家都忙个不停地在各种商铺里挑选货物。对于这些人而言,只要知道门道,这里的垃圾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宝物。正是因为有着巨额利润的刺激,贪婪的人们才会揶揄这片非法净土上的罪之禁果吧?

    这真的是世界上最为奇特的市场。

    这里的商铺,要是摆放的都是市场里寻常的货物的话,它或许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市场而已。

    然而帕拉米迪斯也确实看见了,黑市里无数的摊档上都摆放着各种看上去就是违法的商品------

    各种大威力的杀伤性武器;

    各种来路不明的器械和载具;

    各种珍奇罕有,原本在获得的同时就应该向非洲的各国政府报税的矿石和材料。

    要是埃及政府派一支军队来这里查封的话,估计这里每一间店铺都有被封铺的可能。然而这个神奇的黑市还是在开罗的市中心,在埃及的首都里,以这种形式存活下来了,估计存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而埃及政府甚至都没有动手处理这个黑市。这个黑市的背后肯定有一股巨大的势力,在支撑着它的运营吧?

    且不说这些。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毒药师倍特那个无信无义的卑鄙小人,很揍他一顿------哦不,取回亘古尼尔。

    "你能在这人群中确认出倍特的所在地吗?"帕拉米迪斯于是问罗塞塔。在他看来,在这种人山人海的地方仅凭一个脚步声来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是罗塞塔是黑暗精灵,血统估计还非常纯粹,她的光子听觉强大到超乎想象,或许真有办法也说不定。

    "我是可以开始找,但是必须先找个安全的藏身地方再动手。我全神贯注地使用光子听觉的时候可谓全身是破绽,这时候被敌人攻击,估计会惨死。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在这个非洲里,想杀我的的人比你身上的猫毛还多。你得保护好我。"

    "这个好吧。"帕拉米迪斯指了指一旁的咖啡厅:"就在那里面进行搜索吧。"

    "很好。"罗塞塔于是微笑着走向咖啡厅:"怎么突然之间又有了一种和你约会的感觉?"

    "如果跟你约会能帮我取回我的亘古尼尔的话,约会多少次我都愿意。"大猫打趣道。

    宝石女王白了大猫一眼,走进咖啡厅。

    然而,不得不说,帕拉米迪斯选这个场地作为安全场所,确实极其聪明。这个咖啡厅算是一个公众场合,即使有杀手想狙杀罗塞塔,也绝对不敢在这种地方做太大的动作;然而这个咖啡厅虽然人多,却还不至于多到龙蛇混杂的程度,在这里逗留的人大多是那种安静进餐的类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就喝咖啡和上网,不会到处乱走了。这种一切井然有序的公众场所,反而是杀手们最难找到机会动手的地方。而且这个规模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咖啡厅的一角还空着,那里的座位距离窗边很远,三面被结实的墙壁包围,给人一种十分安全的感觉。帕拉米迪斯过去占了一个最方便防守的座位就坐下了,一边还略有点得意地招手叫罗塞塔过来。

    "真是绝佳的场地。"宝石女王坐下以后低声赞叹道:"现在,给我点些咖啡和甜品可好?"

    "你还有心思吃东西啊?"大猫开玩笑地说。

    宝石女王苦笑道:"我必须至少装个样子。否则,我聚精会神地使用光子听觉的动作,实在太显眼了。"

    在此前帕拉米迪斯和罗塞塔"约会"的时候,大猫可能还没有真正理解到宝石女王的处境。但现在,罗塞塔走到哪里都格外地谨慎的这副样子,才总算让帕拉米迪斯意识到,其实宝石女王从很久以前起就一直活在被暗杀的阴影之中。

    在平时,要是罗塞塔能够使用她的光子听觉进行戒备,她的敌人或许不会那么容易偷袭到她。但是现在,一旦她开始聚精会神地使用她的听觉,对这个开罗黑市里的每一个脚步声进行辨识时,她将处于一种完全的无防备的状态。这种状态之下的罗塞塔无法自保,即使从远处射来一颗小小的弹丸,都能要了她的命。

    而宝石女王却在没有额外的保镖的情况下,冒着莫大的生命危险,使用她的光子听觉帮帕拉米迪斯找人。她会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对豹人战士的绝对信任,相信他会在她无力自保的情况下保护好她。

    细想至此,帕拉米迪斯不禁觉得颇为荣幸,同时也感到巨大的压力。

    他们随意点了一些吃的喝的,等服务员把食物饮料送来以后,罗塞塔就朝大猫使了个眼色,表示可以开始了。

    帕拉米迪斯吞了吞唾沫,点头示意。从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用自己的背影遮住咖啡厅远处另一头窗外的视线。这样一来,即使极远处有人躲在某建筑物上,打算用**之类的武器狙杀罗塞塔,弹道也必然会和帕拉米迪斯的身体重叠,而大猫必然能够察觉到自己即将受到攻击。

    一切都准备妥当,确保万无一失以后,罗塞塔淡然一笑,呷了口咖啡,然后闭上双眼。

    在旁人看来,这只是一对小情侣在咖啡厅中享受着傍晚的恬静,而那位女士只是有点困了,呷了口咖啡以后开始闭目养神。然而除了当事人以外谁都不会知道,罗塞塔此时已经全神贯注地使用她的光子听觉,在整个开罗黑市的范围内,仔细地听取每一个人的脚步声。

    只要是人,又或者说只要是用两条腿来走路的生物,必然有高矮肥瘦只差,会有偏好穿着的鞋子,会有独特的走路节奏,甚至会有连这些人自己都不知道的脚步的隐病。这些细小的差别本来微不足道,正常人几乎辨别不出来,但是身为黑暗精灵的罗塞塔却能辨别得一清二楚。更何况,毒药师倍特试图暗杀过罗塞塔好几次,宝石女王对这位危险的暗杀者的脚步声可谓一清二楚,只要倍特在她听得到的范围内走动,她都可以听得出他的脚步声来。

    当然,尽管罗塞塔的听觉是如此的强大,在几万人的脚步声之中找出一个独特的脚步声,仍然会非常耗费时间。在宝石女王的听觉世界之中,每一秒,都有无数的脚步声如同雨点般落地炸裂,引起无数的回响。她可以做到每秒听取上千人的脚步,并对它们进行筛选,但是效率并不算是特别地高------对于在开罗黑市之中走动的无数的人群而言。

    大约过了十秒,罗塞塔突然长叹了一口气:"倍特可能不在这里。"

    "什么?可是------"宝石女王竟然会这样说,大猫反而感到愕然了。

    "一切还说不定。要么是因为倍特这时候根本没有在走动,要么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出现在这个黑市之中,而是拿着你的亘古尼尔到别的地方进行买卖了。"罗塞塔一脸失望地说:"不管怎样,情况很不妙。要是倍特真的把你的枪卖掉了,我们不仅仅是失去了那柄神兵,还永远弄丢了……"

    她略有警戒地看着周围的环境:"那个东西。"

    她没有在公共场合把[非洲之心]这个词说出口,就是怕隔墙有耳。尽管他们所在的这个咖啡厅的角落本来就空旷,旁人根本不可能听到她和帕拉米迪斯之间的对话。

    "哼……"帕拉米迪斯有点急了:"除了听脚步声以外,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找到倍特吗?比方说,听他的心音?"

    罗塞塔摇了摇头:"心音比脚步声复杂得多,确实能够更好地辨别一个人的所在地,而且对方不需要走动就能辨别其心音。但是,这么复杂的音纹辨识,很难在几万人之中进行------光是筛选就会非常花时间。"

    而时间,是他们目前最缺乏的东西。要是不能赶在倍特把亘古尼尔卖出之前截住他,一切就完了。

    "没办法,这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之外。我们还是去请求专业人士的帮忙吧。"罗塞塔赶紧把咖啡喝完,站了起来。

    "呃,专业人士是指……?"大猫皱着眉头问。

    "占卜师,当然。"罗塞塔不带感情地说:"在非洲,能够用占卜术准确无误地指示一个人或物件的位置的占卜师,有且只有一人。幸好她就住在这个开罗黑市附近,现在赶过去找她,或许还来得及。"

    "占卜吗……"帕拉米迪斯表示将信将疑。

    大猫不是什么科学家,他甚至都算不上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说穿了,他其实只是个盲流、遇事只会动粗的莽夫。但这样的他,对占卜这种迷信的东西还是颇为排斥。

    ------占卜?那明明就是毫无根据的伪科学。

    在公元六世纪,一个科学昌明、就连神明都会被轻贱漠视的时代里,竟然还有人会相信占卜这种鬼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