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 绝战之于沙场(十九)-光灵行-
光灵行

第1575章 绝战之于沙场(十九)

    第1567章绝战之于沙场(十一)

    如同黑影般的虚光横扫而过,刹那间就把角斗士贝雷尔德的双腿砍断!被断腿以后的角斗士向前倒下!

    "还没有完——!!!!"然而执念极深的贝雷尔德在倒地之前还不忘发动最后的攻击,手上剩下的三把光剑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银狼砍落!

    银狼正完成了目标打算急退,却没想到对手会来这一套,他只好扭动身躯边退边躲!

    唰啦啦啦啦!!三把光剑的轨迹却和银狼的身影重叠,在贝迪维尔的背脊和肩膀上 留下数道焦灼的烙印!

    "呜啊!"银狼艰难地做出后撤步的动作,刚刚撤开马上就狼狈地在地上翻滚,滚了数圈才停下!

    (已经不行了!——)

    (再不解除的话!——)

    受伤倒地的银狼急急忙忙地解除了兽化术的变身,从一头野狼变回了狼人青年!

    "哈,哈,哈,哈!"贝迪维尔拖着剧痛的身体爬起,喉咙里却被一阵呕吐的冲动刺激着。他心神朦胧,意识游走在人与野兽之间,差点没法恢复回来。但他强行咬紧了黑月神钢弯刀的刀柄,借由刀柄反馈到他牙齿上的压感,勉强地维持着清醒!

    这就是贝迪维尔把意识交给体内野兽那一面人格,却仍然能够长时间保持着最后一点人性的秘密——

    一头野兽绝对不会咬着刀剑来战斗,这种行为有违天性,也正是区分人与兽之间的模糊界限。

    借由约束自己的行为,把剩下的一点点人性集中在控制紧咬月神钢弯刀这件极其简单的任务上,变身后贝迪维尔作为[人]的微弱意识才保留下来,没有被作为[野兽]的意识彻底吞噬。

    这一切都是贝迪维尔在九百年后的"另一个世界",花了一整个月的时间来训练,并且掌握的特殊能力——[兽化解放]。

    贝迪维尔体内那个作为"野兽"的人格实在太危险,太可怕,但它在一定程度上还算是"可控"的。贝迪维尔兽化成银狼的时候,就像身处于自己体内一个小小的控制室里,操纵着一头野狼进行战斗。

    那头狼虽然野性,大部分时间都不听使唤肆意行动,却能稍微听得懂贝迪维尔下达的指令,并懂得去执行。而且,即使在最危急的时候,它也没有把贝迪维尔剩余的那点人性侵蚀掉,不是挺"善解人意"的吗?

    而现在,那野兽的意识也完成了它的使命,开始沉睡。

    贝迪维尔花了数十秒才把体内释放出来的兽性彻底压制了回去,恢复了人性。等他可以正常地思考的时候,贝迪维尔急忙抬起头,朝角斗士贝雷尔德倒下的方向望去!幸好他有这样做,也幸好他恢复人性的速度够快,因为贝雷尔德已经疯狂地跃起,刚好就在这一瞬间从空中朝贝迪维尔压来!角斗士举起两把光剑猛刺向狼人,那凶狠的气势简直吓人!

    他是怎么跳起来的?!大惊失色的贝迪维尔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向后猛退!然后他也看清楚了,虽然角斗士的双腿已经被砍断,贝雷尔德仍然用他多出来的两个手臂支撑自身跃起!有四条手臂的家伙就是这样可怕!

    不行,来不及退开了,会被击中!贝迪维尔心头一紧,没有多想就拍下了自己右臂上的银手镯!

    扎![提速剂]被注入了狼人贝迪维尔的体内!那是罗根老头研制出来的一种强效兴奋剂,虽然效果远不如真正的[时间加速水],也和时间魔术完全沾不上边,却可以瞬间提升使用者的反应速度!

    那一刹那,整个世界仿佛凝固了,时间以极度缓慢的速度流动!当然这只是贝迪维尔神经过度兴奋而产生的幻觉,他的思绪飞速转动着,身体却并没有突破时间的障壁,如同被置于浑浊粘稠的泥浆之中,难以动弹!这终究不是真正的时间魔术,思维能变快**却跟不上节奏,终究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该死的,要被击中了!贝迪维尔心里暗骂。难道眼看胜利在望,还得被敌人反杀吗?!

    (不!绝不!——)

    (动起来!身体快动起来啊!!——)

    (我还有愿望需要去实现,怎可以在这种地方败倒!——)

    如同发生了奇迹,贝迪维尔的偏执扭曲着世界的意志,他的身体能够稍稍移动一下了!

    贝迪维尔自己也很清楚,他想彻底躲开对手的攻击,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但是,仅轻微挪动一下身体,让对手的攻击不至于击中最要害的部位,倒是可能实现的!!

    在这时间几近凝滞的世界之中,贝迪维尔清晰地看到了对方攻击的轨迹,知道角斗士贝雷尔德那两把光剑要刺向他身体的哪个部位!

    那么,只要配合着这个攻击来挪动身体,哪怕只是一丁点——

    扎扎!!两柄光剑刺穿了贝迪维尔的胸口和小腹!从正前方刺入,从背后穿出!鲜血喷溅!

    然而贝迪维尔仍然屹立着,致命的光剑从他的心脏旁边擦过,从他的肝脏旁边擦过,却没有直接贯穿他体内最重要的器官!

    划!狼人青年用他最后的一点力气,举刀横扫,把角斗士贝雷尔德持剑的双手剁下!贝雷尔德被砍断的双手瞬间就失去了握剑的力度,无人握持的光剑便刹那关闭,光刃消失不见!

    剧痛让贝迪维尔朝地面上倒去!而被砍断双臂角斗士也失去平衡,在半空中打着筋斗,循着惯性,从狼人青年的头顶上飞过!

    扑通扑通!两人同时倒地。地上的血泊迅速扩张。二人的伤势都极重,正常而言很难分得清楚谁胜谁败。

    然而贝迪维尔先爬起来了。他往体内注射的兴奋剂同时具有强烈的镇痛作用,因此他中招以后还不怎么觉得疼,血脉偾张心跳加速的同时,胸口的肌肉也异常地膨胀,幸运地暂时堵住伤口避免了大出血!

    而断手断脚的贝雷尔德却并没有那么幸运,只剩下两个手臂的角斗士只能匍匐在地,不管怎么看都无力爬起来继续战斗了!

    "可、可恶……我绝对不……"贝雷尔德却还颤抖着,试图爬起来。他手中剩下的最后一把光剑也因为血液的污染而渐渐短路,光刃部分开始时明时暗,甚至偶尔会消失。

    "我绝对……要……打赢你!"本来早该晕过去的角斗士还用他疯狂的执念撑持着,他用那如火焰剧烈燃烧着的炽烈目光,用那布满血丝并外凸的双眼,瞪得狼人青年阵阵心虚!——

    世上竟还有如此固执之人!

    不能松懈!不能妄动!不能轻敌!那家伙还没有放弃,他还有可能会全力攻过来!

    那最后的反击,甚至可以咬断狮子的咽喉!

    然而贝迪维尔全身的神经只绷紧了大概一分钟,兴奋剂的效果就过去了!他瞬间就变得无比困顿,连站起来都有困难!胸口和肩膀上的伤口更是鲜血狂喷,堵不上了!开始心神朦胧的他,剩下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就是把持住自己,不让自己先于对手倒下!

    两名战士最后的最后的对决,却不动一刀一枪,完全是精神上的较量——又或者说,是对于胜利的执着程度的较量!

    (该死的秃子,怎么还不倒下啊!)

    (你再不倒下,我就要倒下了啊!)

    狼人青年眼前的所有景色都已经消失殆尽,只余下一片黑暗。

    (哈斯基……!)

    然而他还清醒着,还站着。

    (哈斯基!)

    他在幻觉之中看到他儿子。他喊了出来。

    (哈斯基!!!!)

    他在自己的孩子面前,绝对不能示弱!在那孩子的心中,爸比可是一名伟大的英雄。

    英雄,又怎么可以如此轻易地倒下呢!

    "是吗……"从贝迪维尔那已经游历到千里之外的眼神中,角斗士贝雷尔德察觉到了什么。

    他们的[觉悟]和[追求],完全不是处在同一个档次的。

    贝雷尔德宁愿死也不愿意输掉比赛;

    而贝迪维尔却是,宁愿失去一切,也不愿意失去最后的希望。

    因此,狼人不管怎样,都不会先于角斗士倒下!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比我还要执着,还更扭曲。)

    (真是可恨又可怜的小毛球。)

    咚!最后的较量在一分钟之内迎来了结果:是角斗士贝雷尔德先倒下了!

    完全失去了意识的他,嘴角却露出一丝坦然的微笑。

    "胜、胜负已分!"一旁飞过拍摄用的蜂魔像,其中传来裁判的宣判声:"第一组第三场比赛的胜者,是狼人贝迪维尔!"

    胜利女神朝最为执着于胜利的战士微笑——是贝迪维尔赢得了这场艰难至极的对决!

    贝迪维尔听完这个宣判,才放心地晕阙过去。

    "只是对付一个秃子而已,那条狼打得还真是狼狈呢。"在舰桥里观战的圆桌骑士卡多尔不禁嘲讽道。这话明显是对亚瑟王说的,因为卡多尔对于最近骑士王一直宠着贝迪维尔这件事颇有微词。

    "嗯嗯。"骑士王嘟哝了一句,有点心不在焉。他刚才好像听见贝迪维尔在晕倒之前叫了谁的名字,而且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挺耳熟的。但是负责摄录比赛过程的蜂魔像却没能把音频很好地录下来,因为战场里的干扰实在太厉害了。

    (只是错觉而已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