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0章 绝战之于潜牙 (六)-光灵行-
光灵行

第1390章 绝战之于潜牙 (六)

    第1385章 绝战之于潜牙 (一)

    "呵,是那家伙。"艾尔伯特把头缩回來,不禁低声说道:"他今天下午两点钟不是应该有比赛喵。在这里悠闲地喝酒,就不怕失去比赛资格。"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对吧。"香奈儿在艾尔伯特的耳边泼着冷水:"龙骑士多哈今天下午本应对战的对手已经主动弃权了,多哈不战而胜,他不用去参加比赛也可以。"

    "什喵---。。"艾尔伯特刚想嚷起來,马上就被香奈儿一手捂住他的猫嘴:"嘘。"

    "该死的,不公平喵。"艾尔伯特还是忿忿不平地低声抱怨道:"为什喵我昨天辛辛苦苦打了一场淘汰赛,什喵招式都使出來,被他看光了,而他却啥都不用做就轻松赢了比赛,就连半点资料都不透露给我看。。该死的。"

    "我有一些他往年比赛的录像,你想看的话我回去再给你。"香奈儿压低声音劝道:"但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龙骑士多哈果然和斯芬克斯老爹是一伙的。"

    "你确定。"艾尔伯特怀疑地一皱眉:"我只看到过他今天驾驶着铁骑帮忙送球衣來,但除此之之外他基本沒有帮过斯芬克斯队什喵"

    "是吗。但我得到的情报却是,他和你们的希洛玛队长关系十分密切,二人经常有往來哦。"香奈儿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希洛玛这人除了是斯芬克斯队的四分卫和队长以外,其实也是斯芬克斯最信任的心腹臣子,经常以他的超高智商,为斯芬克斯出谋划策。斯芬克斯既是开罗最大的**老大,他的爪牙遍布整个城市,而希洛玛自然就是这个罪恶交易网里最重要的策划者,用他的高智商,控制着这个城市的各种犯罪交易。既然龙骑士多哈也是他们那个犯罪团伙的一员,我就更加能够肯定,斯芬克斯肯定有参与这座城市里的毒品交易,在制毒贩毒甚至运输毒品方面都有插上一手。"

    "等等---"艾尔伯特突然想起了穆特的话:"不是这样的。我听穆特说过,斯芬克斯老爹从來不做那种害人的毒品生意,真正在非洲经营贩毒勾当的人,是另一位黑帮老大,赛特。"

    "哦,真的。"黑暗精灵少女不屑地一笑:"然而你那位猫人小仆人不过是斯芬克斯的小奴隶,是狮人老爹忠心耿耿的走狗。他的话你还真会去相信。"

    艾尔伯特耸了耸肩,无从辩驳。虽然他从穆特当时的语气可以十分肯定,猫人少年并沒有说谎。他觉得自己应该把穆特带來和香奈儿当面对质的,这样的话黑暗精灵少女就能用她的超听觉听取穆特的心音,以此判断猫人少年到底有沒有说谎了。但是天知道呢。或许,甚至连穆特也是被蒙在鼓里呢,仅仅是盲目地相信着他的偶像斯芬克斯老爹呢。

    "哦看,他们有所行动了。"香莱尔拉了拉艾尔伯特的衣角,示意老虎再朝墙缝中望去。

    艾尔伯特很听话地照办,又往墙缝中瞥了一眼。

    只见那个贵宾房中的三人里,虎人大汉古斯塔正在喝着闷酒,已经喝得有点摇摇晃晃了,而希洛玛却和龙骑士多哈在说这些什么。房间中就这三个男人,沒有陪酒女郎,确实有点可疑。除了可能是因为他们性趣特殊以外,也就只剩下一种解释了:他们在谈着某种十分重要的事情,不容得外人偷听。

    就在此时,希洛玛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只有鸡蛋大小的包裹,递给了龙骑士多哈。

    那是一包麻药。艾尔伯特皱眉。有这个可能。

    但是,除非艾尔伯特他们现在冲出去,來个人赃并获,当面检查清楚那包小东西里装的是什么;否则,他们根本无法确实证明那包小东西是毒品------它可以是普通的药物,甚至可以是一袋金币,给龙骑士多哈的酬劳。它可以有一千种可能性。

    "看到了吧。毒品交易。"香奈儿却在艾尔伯特的猫耳边上吹气,搞得老虎痒痒的。她凭自己的成见,仓猝地下着定论,一口咬定那就是一包毒品。

    "你听不见他们在说什喵。"艾尔伯特觉得就这样不由分说地怀疑别人确实不好,于是郁闷地问:"如果能够知道他们的对话内容,或许------"

    "就是因为我听不懂,所以才叫你过來的。"香奈儿却不高兴地轻捏了艾尔伯特的耳朵一下:"他们用的是一种很奇怪的语言,我虽然能够听见,但根本听不明白。你和希洛玛、古斯塔同时虎人,我想你也应该听得懂凶牙族(虎人族)的语言,对吧。能不能从他们的嘴唇翻译出个大概意思來。"

    "要我去唇语喵。那个好高难度的"艾尔伯特一下子就犯愁了。身为一名虎人,凶牙族的语言他当然懂得。但是老虎们的嘴巴总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怪样子,总是保持着一个奇妙的曲线,以致于他们说话时好多相似的发音都无法从表面上看出差别。再加上凶牙族语言里发音含混不清的地方极多,说话时唇动的频率又高,想从说话者的嘴唇活动反向推测出他们在说什么,简直是件难如登天的事情。

    "你沒有努力去尝试。再试试嘛。"香奈儿又用她的纤纤玉手拧了拧艾尔伯特的老虎耳朵,疼得老虎几乎要冒出眼泪來。

    "嗷你说得倒轻松。但是难读的唇语就是难读啊。"艾尔伯特被捏得好疼,有点不高兴了:"要不你把听见的对话直接发音给我听,我试试翻译一下如何。"

    香奈儿又一拧艾尔伯特的耳朵:"你傻啊。他们一秒发十几个音,我又不懂得凶牙族语言,连那些音该怎么发出來都不懂,该如何模仿给你听。。"

    一滴无奈的汗珠从艾尔伯特的额头上冒出。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果然要偷听希洛玛队长他们的对话,实在太勉强了。他刚想劝香奈儿放弃的时候,突然却又想到了什么。

    对了。虽然老虎们的嘴唇太难读懂,想靠希洛玛或者古斯塔的唇语辨认出他们的对话内容,实在不可能;

    但是人类的嘴唇又是另一回事了。人类说话时的嘴唇变化并沒有猫们那么难看清。应该说人类的嘴唇变化十分有规律,人类的唇语其实是很好猜的。

    "工厂"艾尔伯特注视着龙骑士多哈的嘴角,一点点翻译出來:"鲨鱼[极乐]呃,实验实验品。"

    "果然。"黑暗精灵少女听到这里的时候,马上惊叹道:"我就知道斯芬克斯和毒品交易有关。"

    "呃,什喵。"艾尔伯特越听越糊涂了。

    "你难道还不知道[极乐]吗。那是近年來在非洲盛行的一种烈性麻药,而且已经有不少流入了欧洲,在法兰西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斯芬克斯一定有着自己的毒品制造工厂,在秘密制造着这种缺德的麻药,以牟取暴利。我还听说过,在极大剂量的[极乐]刺激之下,服毒者的身体甚至会产生变化,变成某种可怕的怪物。

    我听说,那些因为吸毒而倾家荡产的人们,为了吸食到更多的[极乐],甚至不顾一切地把自己卖给毒品供应商,用自己的身体來测试[极乐]的副作用。它就是这样可怕的一种麻药。"

    香奈儿思索了一下:"嗯,实验品吗。斯芬克斯有可能在谋划着比我们想象中更可怕的计划,他在利用吸毒者做实验品,打算用毒品制造一支军队。"

    "什喵。胡说八道。"艾尔伯特不禁哼道:"怎喵可能会如此夸张。用毒品制造出怪物的军队。这种三流科幻小说里才有的蠢蛋剧情,才不可能在现实之中------"

    然而他说不下去了,把被自己的话瞬间打脸。怎么可能沒有呢。最近的活生生的例子,他在今天暗黑美式足球比赛里才遇到过呢。加纳黑金刚队的那群人类,正是磕了某种厉害的禁药,把自己的人类身体变成了那种可怕的黑金刚巨人们。

    "别发愣。"香奈儿又扯了扯艾尔伯特的耳朵:"你继续看他们的对话啊。或许还能看出些什么。"

    "行了行了,别扯,好疼的---"艾尔伯特一边抱怨地抖动着他的老虎耳朵,一边瞪大了眼,从门缝中继续观察着贵宾房里的状况,特别是龙骑士多哈嘴唇上的每一个抖动。

    "城北码头七十二号仓库地下呃,玄关。什喵鬼闸门。美女与野兽。"

    "你到底有沒有好好翻译。"香奈儿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便又用力扯了扯艾尔伯特的耳朵。然而这次她沒有控制好力度,直接把一撮猫毛从艾尔伯特的耳朵边上扯了下來。

    "呜喵。"疼得老虎大叫起來。

    "噢,该死。"香奈儿眼见事情不妙,马上拉着艾尔伯特跑出门外去:"跟我來。"

    "刚才的是什么,"在贵宾房里的虎人希洛玛放下了盛着红酒的杯子。

    "我去查看一下。"龙骑士多哈从真皮沙发上站了起來。

    "嗯,普通情况下,*嗝*,不应该是我们去喵,"喝得摇摇晃晃的古斯塔打着酒嗝问道。

    "你们比赛了一整天,都累了吧,"英俊的青年龙骑士哼笑道,带上他的佩剑:"我去处理一下,马上就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