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2章 探索之于荒野 (三十七)-光灵行-
光灵行

第1322章 探索之于荒野 (三十七)

    全文阅读

    第1319章 探索之于荒野 三十四

    同一时间,非洲的加纳。

    [加纳黑金刚队]的主场建在加纳首都唯一一个大型体育馆内。尽管暗黑美式足球听上去很黑暗和非法,但它实际上是一种公开的、合法的体育项目,明目张胆地在电视等各种媒体渠道里播放,为整个世界所知。

    或许人的内心本來就充满了黑暗,这种暴力而又血腥的体育项目被人公然接受,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斯芬克斯队的沙船在港口停下來,众人下船以后,他们距离比赛开始仅剩下两分钟了。

    "沒有时间做热身运动了。"希洛玛队长远远看着加纳体育馆:"我们用跑的进入体育馆吧。走了。"

    "哦。。"一群满腔热血的兽人跟在虎人希洛玛身后急速跑了起來。他们在沙船的船舱里憋了好几个小时,肌肉已经僵硬难受,早就想活动一下身体了。

    "我们也走吧。"艾尔伯特回头看了一眼穆特,却发现猫人少年穿着一身便装:"咦,你的球衣呢。。"

    "脏了还沒洗干净。"穆特一脸不高兴地说。

    "不是说有替换的球衣喵。"艾尔伯特看着自己身上那套干净簇新的衣服,不禁好奇地问。

    "说的是你有替换的衣服。"穆特更加不高兴了:"我不过是个普通的球员,可沒有你这种大人物般的特殊待遇。"

    "那你岂不是沒法上场比赛。。"艾尔伯特愣了:"斯芬克斯队的外野接球手该由谁來顶替。。"

    "用不着担心。"斯芬克斯老爹此时也慢悠悠地下了沙船,身旁还跟着好几名保镖:"他的球衣已经由专人从开罗送过來了,你们在比赛里再坚持十分钟左右,马上就有接球手可供使唤。"

    有专人送來。听见这个,穆特的脸上突然一阵泛红。艾尔伯特看见猫人少年的表情也笑了,拉着小猫的手:"那好,快跟上。比赛马上要开始了。"

    他刚想跑出去,却一头撞在什么东西上。

    "嗷。"老虎闷哼了一声,退后几步,这才看见自己撞上的,原來是一名身穿黑色西服、戴着墨镜的壮汉。

    "你这家伙是怎喵回事。撞上人了都不用道歉半句喵。。"艾尔伯特不满地说。

    但那名壮汉根本不回答,或者说他根本沒有把艾尔伯特放在眼内。他和另外数名壮汉围在一名穿着豪华的家伙身旁,似乎是这位大人物的保镖。

    "呵,这不是斯芬克斯吗。"那名大人物突然发话了,"真是好久不见了,你竟然还沒死。"

    这是什喵有礼貌的问候方式。艾尔伯特不禁纳闷。

    "赛特。好久不见。"斯芬克斯老爹也不动声色地回话道。

    赛特。这家伙就是赛特。。艾尔伯特不禁好奇地瞥了那名大人物一眼。

    在一身黑色镶金边的豪华西服下,是一名看上去颇为意气风发的彪形大汉。对方的身材和斯芬克斯老爹几乎一样,又高大又雄壮。但真正吸引住艾尔伯特注意力的并不是赛特的身材,而是那张脸。

    这家伙也是一名兽人或者更精确地说,是一名胡狼人。

    等等胡狼。

    兽人里有这个种族喵。虽然说兽人里有狼人族艾斯基莫族,但他们都长着一张狼脸,和艾尔伯特面前的这位胡狼人脸型有着极大的差异。

    虽然沒见过也从沒听说过,但也不代表沒有吧。艾尔伯特自己都在怀疑自己了。斯芬克斯老爹是一名狮人,狮人这个种族也是虎人的一个分支,数量十分稀少。或许真的存在胡狼人族,是狼人族里的一个少数民族吧天知道。

    然而,即使明知道是兽人,艾尔伯特还是能从这位赛特先生的脸上看出了不怀好意。如果说斯芬克斯老爹是一名谦恭内敛的老大,这位赛特就是一名恣意妄为,嚣扬跋扈的恶徒,罔顾道德,甚至连斯芬克斯不屑于染指的毒品交易,赛特也会染指。

    倘若斯芬克斯老爹所说的都是真的,这名[赛特]恐怕就是斯芬克斯的死对头。虽然不知道他们在上的关系如何,但至少,他们是商业上的死对头。

    赛特这家伙估计就是刚才海盗船袭击的幕后黑手。这人千方百计阻挠斯芬克斯的队伍到达比赛会场,如今还高姿态地出现在此处,是为了给斯芬克斯队添乱吗。

    艾尔伯特能够感觉到空气中凝聚的火药味。目前的局势恐怕是十分紧张的。尽管双方的人员都沒有动过半寸,但艾尔伯特能够清楚感觉到,斯芬克斯的保镖们已经随时准备着抽出武器与对手厮杀,而赛特的人恐怕也是一样。

    首先打破这个僵局的人确实赛特。他拍了拍身前那位保镖的肩膀,叫他让开,然后走到艾尔伯特面前,隔着老虎的头盔和头盔上的护目镜,凝视着艾尔伯特:"所以,这就是你找回來的超级新人吗,斯芬克斯。呼呼呼,怎么看上去瘦不伶仃的,是沒吃饱饭吗。"

    "承蒙您的照顾,至少还沒饿死。"艾尔伯特不快地顶回了一句。

    "咳咳。"斯芬克斯老爹拍了拍艾尔伯特的肩膀,大意是要老虎别插手这件事:"你们不是有比赛要去参加吗。那就快去吧。赛特是我的老朋友,我们在这里得好好叙一下旧。"

    艾尔伯特这才想起比赛的事,拉着穆特一溜烟地跑了。

    "快、快放开我。"跑到会场前,穆特才开始红着脸大声抗议道:"我自己有腿可以跑,用得着你拉吗。。"

    "哦,你能跑。"艾尔伯特回过头來,用满带嘲讽的目光看着猫人少年:"刚才明明都愣住了,该不会是被赛特的气场所吓傻了吧。"

    "胡、胡说。"穆特的脸色由红转紫,气得不可开交:"才沒有这样的事。。"

    他确实是愣住了,但并不是因为赛特,而是因为别的事情。

    "你们怎么还不进來。"希洛玛在体育馆正门前骂道:"比赛都开始了,你们还在磨蹭什么。"

    "來了。"艾尔伯特拉着穆特冲进了会场。

    也许是因为时间是早上的关系,又或者是因为这次的比赛属于决定非洲超级杯晋级的重大赛事,加纳体育馆的场面颇为盛大,整个体育馆都沸沸扬扬,座无虚席。艾尔伯特还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不免有点紧张。他庆幸自己的脸都藏在头盔的护目镜下,真实身份沒有暴露。

    比赛呢。

    老虎又朝体育馆的正中央望去。比赛已经在进行了,目前是斯芬克斯队的守备回合,加纳队的球员们负责进攻。因此不参与防守的四分卫希洛玛,正在场外坐着冷板凳。

    老虎又朝敌方那群球员望去。加纳队的队员看上去都是一群普普通通的人类,虽然个个都是黑人,身体条件为人类之中最优秀的,但黑人的体质和兽人的体质相比,似乎还是有点逊色。

    所以说加纳队靠的并不是体能,而是纯以技术來打赢的一支球队咯。在高手林立,大量以怪物们强大的种族支撑的暗黑美式足球球队里,这支纯靠人类为主力,打进了超级杯的球队,或许是个有实力而又可敬的对手。

    就在艾尔伯特心里萌生起那么一丁点敬意的瞬间,加纳队那群球员却从腰间掏出了某种装有深色液体的**子,咕嘟咕嘟地灌进了嘴里。

    艾尔伯特一皱眉。下一个瞬间,那群黑人本來就结实的肌肉竟然膨胀起來了,胀大了足足一倍。

    "什喵鬼。"老虎不禁吐槽道:"那是什喵药啊。。"

    "兴奋剂,当然。"希洛玛队长淡然回答道。

    "什喵,兴奋剂。。"艾尔伯特惊了:"明目张胆地喝那种东西,不是犯规喵。这里有几万双眼睛在看着啊。。"

    "你又在犯什么傻。"穆特却用冰冷的语气给艾尔伯特泼了一盘冷水:"都跟你说过了,这是暗黑美式足球了。使用兴奋剂和激素之类的,根本不算犯规。"

    "喵的。"艾尔伯特气得七窍生烟:"还有什喵是我不知道的喵。。这样明目张胆的嗑药还不算犯规,还能好好打球喵。。"

    "你自己明明也嗑"穆特用几乎沒有人能够听见的音量低声说。

    "什喵。。"

    希洛玛白了穆特一眼。

    "沒,沒什么。"猫人少年连忙止住:"在你上场比赛之前,再做一下热身运动吧。"

    艾尔伯特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还愤愤不平。他看见加纳那群磕了药的黑人开始带球奔跑,他们服用了兴奋剂之后实力简直有了飞跃性的提升,速度比兽人们还快,而且仿佛不知道痛和累,用身体硬撞开斯芬克斯队的防线,打着十分粗鲁的球技。

    加纳队全靠蛮力的进攻虽然单调而缓慢,但始终能够在四次倒地之前推进十码,也因此他们始终朝着斯芬克斯队的底线压去,几乎不可阻挡。

    糟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斯芬克斯队恐怕要先失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