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迷踪之于绿洲 (七)-光灵行-
光灵行

第1125章 迷踪之于绿洲 (七)

    第1122章迷踪之于绿洲(四)

    龙类都有着同族相厌恶的特性。没有血缘关系的龙们自然彼此看不惯对方;即使有血缘关系的两条龙,也难以避免地被同族相厌的定律所影响。

    更确切地说,当两条龙的血缘关系越是接近,他(她)们成年以后就越是讨厌对方,讨厌到几乎会一见面就打架的地步。

    拜这个所赐,龙族永远不可能组成一个固定的社会或者群体,龙们大多在各自的地盘里独居,很少会有社交往来。

    除了求偶时期荷尔蒙的影响,让两条异性的龙走在一起以外,其余的时间里,要两条成年的龙长时间待在一起,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当两条幼龙渐渐长大以后,分别的那天也就理所当然地到来了。

    "我讨厌你!别再一直跟着来!!"年少的白霜龙对哥哥怒吼道:"我又不需要保姆,你一直跟来的话会让我很丢脸啊!!""可是,仙维亚"年少的红火龙显得很委屈。

    "吵死了!听见你的声音我就觉得厌烦!"白霜龙展开翅膀,仰望天空,眼中带着无尽的渴望,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渴望:"我已经能够自力更生了,求哥哥你别再老是跟着我!我要周游世界,去找我的父王和母后!""外面的世界很危险,还是让哥哥也一起""不要!你只会让我丢脸而已!!"白霜龙迫不及待地回绝了哥哥的请求。

    红火龙听着更加委屈了:"我就真的这么让你丢脸吗""是的!"这一句话戳中了白霜龙的死穴,年少气盛的他口不择言:"好好看看你自己!你是一条红火龙!然而父王和母后都不是红火龙,怎么可能生出红火龙的你?果然,别的龙们所说的都是真话,你其实是------""闭嘴!"一个巴掌,不,一条尾巴,狠狠地掴在白霜龙的脸上,甚至把年轻的白霜龙打退了几步。

    "够了,仙维亚!真的够了!"红火龙最不愿意听见那个词从弟弟的嘴里说出,愤怒中的他只能以行动来急急忙忙地打断弟弟的话。

    不管其他龙们如何耻笑他,红火龙都可以忍气吞声;但如果说出这话的是他弟弟,他便瞬即觉得痛彻心扉。

    是自责,更是对弟弟的愧疚;是对现状的无可奈何,也是对现实心痛绝望。

    "好吧。"尽管万般不愿意,红火龙最终还是妥协了:"哥哥不会再你跟着你了。我们从此分道扬镳,各自生活。这样你满意了吧?"一切都只是为了不让弟弟那么讨厌他而已。

    "你最好能够遵守诺言。"白霜龙冷淡地回应道,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昔日那种对哥哥的依恋之情:"下一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像其他龙一样决斗,不厮杀个你死我活誓不罢休。你做好心里准备吧。"他扬起翅膀飞走了,只剩下他的哥哥,在一片荒凉的山谷之中。

    付出的爱永远不会有回报,换来的只是恨意和唾弃。

    既然如此,红火龙也决定封闭自己的心灵,以暴怒和憎恨面对世界,演好这个名为[历史]剧本中的一名恶役。

    不管如何去尝试,**永远是孤独、孤高、以及孤寂的。这是他们一族的特性,也是一种诅咒。要怪只能怪他自身的软弱无力,无法去打破这种诅咒的纠缠。

    然而,即使拥有力量,他又能做什么呢?他只是一条恶龙而已,甚至在同族之中也是最受唾弃的异类。

    ------反正不会有人愿意去爱他的。从前如此,向来如此,以后,亦会如此。

    "呜嗯"煞星发出一身低吟,沉浸在自己的噩梦之中不能自拔。带有剧烈催眠性质的魅魔的毒素,从星辉龙脖子的咬伤中不断蔓延,几乎已蔓延至他的全身。

    还差一点,他就会被魅魔的催眠术完全控制住;

    还差一点,他就会被绝望完全笼罩,迷失心智;

    还差一点,他就会成为真正的[恶]。

    尽管如此,孩子们还是深信着煞星叔叔会醒来。------应该说,他们只能如此希望了。

    此时的哈斯基正忙于不断闪避死灵战士们的攻击。

    尸体们已经失去了用枪杀敌的能力,它们那不灵便的手脚根本无法好好地举枪瞄准。但它们仍然能挥舞各种刀剑利刃追杀犬人少年,它们仍然致命,而且不知疲倦。

    几乎没有战斗能力的少年只能借助场地和自身灵活性的优势,四下闪躲着刀剑的攻击,好不狼狈。情况越来越不妙,犬人少年的体力快要见底了。如果煞星叔叔还没有即使醒来救哈斯基的话,再过不了多久,哈斯基必定失去继续逃窜的力气,被死灵战士们砍成肉酱!

    应该说,哈斯基的体力已经见底了。因为过度的疲倦而变得注意力散漫,哈斯基一脚踩在湿滑的石头上,摔倒在地!

    "汪啊!"他发出一声惨叫,自知大难临头!

    一名紧跟在犬人少年身后的死灵战士已经追了上来,看见如此好的机会,怎能不乘势追击!它手中的长剑落了下来,锋利的长剑足以把完全没有穿戴任何防具的哈斯基劈成两半!

    嗖!咔啦啦啦啦!在击中哈斯基之前,死灵战士却先一步结冰了!一道强烈的冰雾在怪物身上蔓延,这具本来就满身鲜血的尸体,很容易就会被冻住!

    "你还在发什么呆?快跑!"不远处传来鱼人小王子卡尔文的高呼。

    "卡尔文汪!"哈斯基不管自己身上的泥泞,连滚带爬地逃窜着。

    "哦,居然还有没死的小鬼?"远处的魅魔看见鱼人小王子从石头的掩体后爬出,十分惊讶:"你们快上!连那小鬼也一并杀了!!"面对暴怒着群攻而来的怪物们,鱼人小王子又在双掌之间捏出一个法术的光球,准备施放更强力的冰雾:"小狗狗快逃!这里由本王子来挡住!""不汪!你会死的汪!"哈斯基惊呼道。哈斯基是兽人,体力比普通人充沛,运动神经也格外优秀,所以才能在那些死灵战士的疯狂进攻中自保。而卡尔文的体能和运动神经和普通人类并没有多大差异,即使用上魔术,鱼人小王子在怪物们的猛攻下仍然撑不过一分钟,瞬间就会被切成生鱼片!

    一个是体力见底的犬人少年,另一个是体能不足的鱼人王子,他们在怪物们的围攻下根本无法招架!而豹人少年哈尔在战舰上远远看着哈斯基和卡尔文的战斗(其实只是单方面被追杀),却又无能为力!

    一名怪物攻来,卡尔文迅速放出一团冰雾,打中了怪物的上半身!但是怪物的下半身还能移动,它一脚踹飞了鱼人小王子!

    "呜!"卡尔文毫无招架之力,被简单地踹飞老远,撞在坚硬的岩石上,吐了一口血!

    "卡尔文汪!!"哈斯基大声惊呼,一边艰难地躲闪着另一名死灵战士的剑刺!

    (哥哥)有谁在呼唤。

    (哥哥!)仙维亚?

    (救救我!)"嗯!"煞星猛然睁开双眼,他的眼中闪现着诡异的猩红色光芒。

    "哦!醒来了吗!"魅魔喜出望外地叫道,"看这样子,催眠应该是成功了?""是的主人谨遵主人的吩咐。"煞星低声嘀咕着,心神处于一片朦胧之中。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妖女得意地笑了起来,而她的死灵战士军团也停止了活动。自知道已经控制了在场最强大的战士,妖女胜券在握,也就肆无忌惮了起来:"看吧,臭小鬼们!你们最后的王牌也成为了我的奴隶!你们已经没救了哦!""不!煞星叔叔汪"哈斯基绝望地看着被完全催眠的星辉龙。

    "嗯呜嗯"卡尔文从地上爬起来,嘴角还冒着血,他也失望地看着星辉龙:"金闪闪大叔也不过如此吗""哼哼,那小鬼应该是人鱼族的小王子吧?"不用再全神贯注地催眠煞星,魅魔此时才有空去好好观察她的对手,因此她这才认出了卡尔文王子的身份:"看来冰岛女王今天要失去一个儿子了。别怪我,这艘战舰以及你们这些人都太碍事。为了摩根女王统一这个宇宙的大业,一定要早日除掉你们!------我新的翠绿骑士啊,马上就给你第一个任务吧:去杀掉那小子!!""遵命主人!"煞星缓缓地步向卡尔文王子。他的手中还紧握着哈斯基的光子匕首,但这把匕首很快就会成为杀人凶器,其上绽放的火焰一样的红光,此时也平添了几分诡异。

    "哼"卡尔文半跪在地上,眼看着煞星手执凶器朝自己缓步走来,鱼人小王子却不逃也不躲。他自知道逃也没用。以星辉龙那个速度,恐怕一瞬间就会追上他吧。

    这盘棋已经被将死了。只要煞星仍然是被催眠的状态,少年们不管做什么都没有用。而这个催眠,看来不是那么容易能解开。

    煞星高举光子匕首,正打算朝卡尔文头上劈下!

    "呜---!"鱼人小王子闭上双眼准备受死。

    (仙维亚)(不!仙维亚!)(不要留下我一个!!)正当卡尔文王子以为光刃要劈落在他的头颅,把他的脑子割成两半时------有某种滚烫的液体,滴落在卡尔文的脸颊上。

    [本书首发来自,!]